红楼梦里到处都是反封建思想?曹雪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2018-01-14 18:23

??文/夕四少

??不少专家一直说《红楼梦》有反封建思想,并举出很多例子,比如宝玉不喜欢读书,不喜欢走科举之路,还骂读书人是禄蠹,最著名的是他的那段“文死谏武死战”的论断;比如宝黛之间的爱情,早已冲破了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界限等等。

??甚至还有些专家,直接把《红楼梦》看成是一本反封建的小说,这真是误读了红楼了。我一直都不认同红楼梦是反封建小说这种论调,如果真的是这样,试问:《红楼梦》在那个封建王朝如何得以流传?更关键的是,乾隆皇帝看了以后,还说过一句话:“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

??据说《红楼梦》是大贪官和珅发现并呈上给乾隆皇帝的,如果有反封建的思想,甚至是对帝王将相的鞭挞,对封建王朝的冷嘲热讽,精明的和珅哪来的胆子献上去?文治武功的乾隆皇帝为什么看不出来?

??我们说,研究一部小说,不能用现时的眼光去评判那个时代,而应该放到特定的时代环境中去看去研究,与其说红楼梦是一部反封建的小说,有反封建思想,不如说它是一部最符合封建时代正统的小说。

??

??首先是对封建王朝的歌功颂德。这一点原文中有多处文字提及,开篇就说“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偏偏有专家站出来说:这是反讽。好,我们继续往下看。

??元春省亲一回,曹公更是借贾琏之口,对封建王朝进行了大肆的歌功颂德。“如今当今贴体万人之心……于是太上皇、皇太后大喜,深赞当今至孝纯仁,体天格物。……竟大开方便之恩……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此旨一下,谁不踊跃感戴?”

??就连宝玉也说“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

??原文里还有很多处,不再一一举例,这非止一处的歌功颂德,难道都是在讽刺封建王朝吗?如今的专家看得出,为何乾隆皇帝和和珅看不出?是他们傻还是有些专家带着有色眼镜去看,或者本末倒置了,先有了结论,然后去找所谓的“证据”?

??这些对封建王朝的歌功颂德,到底是反讽还是真的歌功颂德?答案很明显。

??曹雪芹生于那个时代,他不可能跳出那个时代,用上帝的视角去看去评判那个时代的优劣,这也不是他写红楼梦的主旨,他的主旨是“大旨谈情”。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后人附会出来的。

??

??其次是对礼的重视和遵循。读红楼我们会发现,曹公总是在重大场合不厌其烦地描述众人的座次,以及祭祀的细节,主仆之间的诸多讲究,这一方面透露了这是曹公的亲身经历,是亲眼所见的贵族场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笔下的贵族贾府,是重礼的。

??黛玉进贾府为什么进西角门而不进正门?很多人说贾府欺负林黛玉,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一般来说,古代贵族的正门,只有逢大事的时候才会开启,比如婚丧嫁娶,比如元妃省亲等,这是重礼的表现。

??贾府各种宴席的场合,为何曹公一而再再而三地描写众人的座次、顺序?因为在古代,长幼尊卑有别,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父为子纲,兄为弟纲,一丝一毫也错不得,所以我们常看到王熙凤、李纨站着伺候,贾环如此怕宝玉,赵姨娘如此怕王夫人,这也是礼。

??贾宝玉是贾府的嫡孙,为什么要喊袭人、晴雯等姐姐?林之孝家的说的好:“虽然在这屋里,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若一时半刻偶然叫一声使得,若只管叫起来,怕以后兄弟侄儿照样,便惹人笑话,说这家子的人眼里没有长辈。”又说:“……越自己谦越尊重,别说是三五代的陈人,现从老太太、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他不的。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这也是礼。

??

??贾母更是对江南甄府来请安的几个婆子说过:可知你我这样人家的孩子们,凭他们有什么刁钻古怪的毛病儿,见了外人,必是要还出正经礼数来的。若他不还正经礼数,也断不容他刁钻去了。甚至说“若一味他只管没里没外,不与大人争光,凭他生的怎样,也是该打死的。”可见贾府对礼的重视程度。

??有专家说,红楼梦是反封建反礼教的书,那书中的这些重礼的情节,都该如何解释呢?一旦他们解释不通,他们一定会说这是“反讽”,反正总是他们有理。如果有专家这么说,那他真的是砖家。

??多余的例子不再举了,最能反映封建王朝意识形态的应该就是对王朝的歌功颂德和对礼的重视了吧?在红楼梦里,这两种思想或意识多处都有提及,红楼读了不知几遍,恕我眼拙,并没有看出什么反封建思想来。

??如果非要硬说成红楼梦是反封建的, 或者有反封建思想的,那才真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话又说回来,贾宝玉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你如果非说他有反封建思想,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只是天真地想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活着,并没有想着要去冲破什么,他身上的许多标签,不过都是后来贴上去的,甚至是为了目的而服务的罢了。

??实际上,原文第五回,曹公已经借一首曲子为《红楼梦》定性: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记住,是怀金悼玉,非伤时骂世。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