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限制两“牛散”证券账户交易,仍留下悬念一串串

日前,深交所限制两“牛散”证券账户交易的消息在市场上刷屏。根据深交所发布的两份《限制交易决定书》,两名“撬板牛散”喻悌奇、李连生均被深交所限制账户交易,时间为从2020年9月23日起至2020年10月7日止。

两“牛散”之所以被称为是“板道工”,是因为在9月22日的交易中成功撬起了豫金刚石与长方集团的跌停板。9月22日,是天山生物、长方集团、豫金刚石3只“妖股”经过9天停牌核查后复牌交易的日子。在此前夜,证监会作出决定,对“天山生物”等股票异常交易行为立案调查。受此影响,3只妖股在22日早盘均以跌停板开盘。于是,喻悌奇、李连生两“牛散”扮起了“板道工”的角度,对豫金刚石、长方集团股票进行“撬板”,并最终带领市场打开了3只妖股的跌停板。

根据深交所发布的《限制交易决定书》,2020年9月22日,喻悌奇在交易“豫金刚石”股票的过程中,于9:52:14至9:52:18期间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6笔合计144.26万股,全部成交,金额766.02万元。而李连生在9月22日交易“豫金刚石”过程中,于9:30:00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8笔合计200.00万股,金额1062.00万元;同时,李连生还在交易“长方集团”过程中,于9:53:21至9:53:34以6.64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8笔合计218.18万股,金额1448.72万元。这些交易行为,严重影响了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第6.2条第三项的规定,属于情节严重的异常交易行为。为此,深交所对这两“撬板”的“板道工”作出限制股票交易的决定。

在管理层严查股票异常交易行为的背景下,两“牛散”仍然在进行股票异常交易,这是顶风作案,因此,被深交所限制股票交易,也是咎由自取。不过,这件事情似乎不应该就此不了了之。实际上,这件事情还是给市场留下了不少的悬念,让市场觉得悬而未决。

首先,两“板道工”的“撬板”行为是否有事先的合谋?因为两“板道工”在豫金刚石股票上的“撬板”是有交集的,李连生于9:30:00开始撬板,共计8笔合计买入200万股豫金刚石股票。而喻悌奇的撬板时间从9:52:14至9:52:18,期间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6笔合计144.26万股。对于这种“撬板”行为,两名当事人事先是否有合谋呢?如果有合谋的话,性质显然就发生了变化,属于操纵股价行为。

其次,两“板道工”的“撬板”行为与随后的拉升资金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从深交所披露的交易来看,喻悌奇、李连生两人似乎是负责“撬板”的,而从22日豫金刚石的走势来看,在“撬板”成功之后,明显有一股强大的拉升资金在快速地拉高豫金刚石的股价,将股价从5.31元,拉高到了7.20元附近。因此,投资者不禁要问:这股拉升资金与喻悌奇、李连生两“板道工”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会不会存在一种“分工合作”的关系呢?

不仅如此,在9月22日豫金刚石股票强势拉升的过程中,市场上还传出了“豫金刚石正在进行资产重组”的传闻,为豫金刚石股价的拉升火上加油,从而造就豫金刚石当天“地天板”的出现。而当天晚上,豫金刚石公司就发布了“澄清公告”,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被立案调查,根据相关法规,公司目前不具备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的条件。相关传闻不属实”。那么,又是谁在发布虚假信息误导市场?虚假信息发布者、拉升资金以及两名撬板者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

也正因如此,喻悌奇、李连生两“板道工”撬板一事给市场留下的悬念可谓是一串串。虽然深交所限制了两位“板道工”的股票交易,但这显然还不够。作为管理层来说,还有必要就这件事情进行全面的调查,弄清豫金刚石9月22日的“地天板”之谜,把真相还给市场。如果其中涉及到操纵市场行为的,则应依法予以严惩。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皮海洲

编辑 赵瑜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红星新闻(成都商报社)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