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调研|美国“清洁网络”计划,到底想清洁什么?

美国最近不断挑事,近乎疯狂。

封禁TikTok一事有了新动作,特朗普签署两项行政命令,微信也“躺枪”。

而随之受到舆论关注的,还有一项“清洁网络”计划。

当地时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召开记者发布会,在会上重提美国所谓“清洁网络”计划,并一如既往渲染中国威胁。

在该发布会上,他还点名了包括中国移动、百度、华为等在内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他声称,正加紧努力从美国数字网络中下架“不可信”的中国应用,并将TikTok和微信并列为美国的“重大威胁”。

有分析文章指出,这项计划意味着美方工作从关注单个企业/行业转入到着手整体产业链生态的新高度。

“清洁网络”计划,到底想清洁什么?

美国政府官网公布该计划 (美国政府官网截图)

该计划共有5项措施来“保护美国的电信运营商网络和基础设施”。这5项具体措施分别为:

清洁承运商:确保不受美国信任的中国电信公司不为美国或其他国家提供国际电信服务,要求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撤销并终止对中国四家电信运营商的授权。清洁商店:希望美国应用程序商店删除不受信任的中国软件。清洁应用程序(软件):阻止华为或者其他不被信任的供应商预先安装或下载、使用美国受欢迎的应用程序。清洁云端:保护美国最敏感的个人信息和商业知识产权,防止一些重要的信息被阿里巴巴、百度、中国移动等中国公司的云端系统获取。清洁电缆:确保连接全球互联网的海底电缆传输信息不会被破坏和泄露。中国政府如何回应?

此前,美方对华为全方位围堵打压,并扬言联合其他国家打造“清洁国家联盟”。

北京时间8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情况下,美国在全球范围内不择手段地围堵打压中国一家民营企业,演绎了一场教科书式的霸凌。

“任何人都一目了然,美国的目的就是要维护自身的科技垄断地位,剥夺其他国家的正当发展权利。这种毫不加掩饰的霸道,不仅破坏了公平的国际贸易规则,也损害了自由的全球市场环境。”王毅表示。

美国并没有资格打造什么“清洁国家联盟”,因为它自己早已满身污迹。美国在全世界窃听、监控其他国家的不良行径已是世人皆知。

针对此次的“清洁网络”计划,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美方有关做法根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完全是恶意抹黑和政治操弄,其实质是要维护自身的高科技垄断地位。

8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外交部网站)

他指出,许多目前被美国单边制裁的中国企业都是无辜的,他们的技术和产品也是安全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斯诺登事件”“维基解密”的网络安全事件,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的网络监听监视行为。美国自身浑身污迹,还在谈什么“清洁网络”,这纯属荒谬可笑。

汪文斌称,中方敦促美方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开展正常经贸合作创造条件,还世界一个自由、开放、安全的网络空间。

“嘴巴上‘干净’得很,手底下却够脏。多么讽刺!”针对特朗普政府炒作“清洁网络”计划,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于6日发推特对此事给予了评价。

专家如何解读?

美国“理歪气粗”,肆意打压中国企业的行为屡见不鲜。

“中国电信企业在美国开展业务,主要是为了让中国用户到美国能够降低漫游成本。在美国的中国电信运营商业务这两年一直都受到美国排挤。”通信专家项立刚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通信专家张弛也表示,最早是中国移动遭到打压,这两年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不过他也表示:“这不会影响到中美通信,只是美国的通信建设把中国企业排除在外了。”

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在博客中国发文称,美国猎杀的都是迄今为止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中崛起的最纯粹的、最具有创新力的民营企业,它们与美国政府所说的政府扶持无关,与政府补贴、窃取知识产权无关,更与国家安全无关。

“美国政客之黑,一次次刷新我们的认知:除了利益,他们内心根本没有所谓的自由市场、公平竞争、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精神。”方兴东表示。

那么面对美国毫无依据的打压,中国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执行主任吴沈括和美国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嫣发表分析文章称:

需要中国企业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持续跟踪行政令的发布与实施计划,同时关注美国相关产业界对“清洁网络”计划的表态,及时分析可能对企业自身产生的影响,并采取相应的应对计划。尤其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清洁应用商店措施后续的地域适用范围需要进一步研判厘清。例如,确定美国应用商店运营者(例如谷歌和苹果)是否只在美国的应用商店内下架相关中国应用程序,或是可能在其全球范围内所有应用商店中都下架相关中国应用程序。清洁移动应用措施要求所谓不受信任的中国手机制造商不能在其应用商店中预装受信任的应用程序。因此,需要进一步追踪研判,如果所谓不受信任的中国智能手机继续预装了受信任的应用程序,是否意味着不删除该预装程序则不能对美出口。对于清洁云的要求而言,需要进一步追踪该措施是否意味着美国公司仍然可以在美国境外使用中国云服务商在他国(包括中国)所提供的云服务。综合:网络传播杂志、新华社、环球网-环球时报、观察者网、中国新闻周刊、网络法治国际中心

审核:王韶云

校对:许晓伟

编辑:王 安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