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湉湉:不懂我,就不要给我贴标签

生活中,我们总是习惯性地给人下定义、“贴标签”,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刻板印象。就比如提到范湉湉,就会想到奇葩说,想到奇葩之王。所以,你真的了解她吗?真实的范湉湉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听完了她在一刻talks的分享,你会发现范湉湉和你想象中的并不同。

30岁以前,我观察别人

30岁以后我观察自己

我是范湉湉,我觉得语言这么匮乏的东西,非常不适合来形容我自己,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和词语能够概括和形容我,因为我是个复杂的人。

真实的范湉湉早中晚都不一样,只要太阳一落山就变成了一个诗人,然后过了午夜12点以后,就会变成一个林黛玉,顾影自怜,孤芳自赏,然后各种什么愁上心头,太阳一出来,马上又充满了活力和力量,觉得第二天又来临啦什么的。

巨蟹座就应该是这样吧大概,比较层次丰富的多愁善感。30岁之前我都观察别人,觉得人性非常有意思。但是过了30岁以后,我开始转为观察自己,因为我发现人世间有很多人,对别人很了解,可是对自己一无所知,这种无知是最可怕的。所以我现在已经对外面的人没有什么兴趣了,更有兴趣的是探讨我自己。

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不害怕直面自己丑陋面、阴暗面和缺点的人。

我一直喜欢剑走偏锋,走比较小众的路线。当我喜欢的人被所有的人所喜爱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他,比如大家都打王者荣耀,我就不打,大家都玩狼人杀我就不玩,大家都看某个电视连续剧,不要问我不看,等全部的热浪全部过去之后,我会去看。反正就是特别不喜欢随波逐流,特别不喜欢随大流和从众的一种类型的人。

自信这东西我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解释,我是与生俱来的,盲目的自信,很难教给别人。别人问我,湉湉你为什么这么自信?这个东西我说好难教给你,我生下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宇宙的荣光。

我觉得人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无限可能,而且我特别不喜欢按常理出牌,别人觉得我当年肯定选不上做主持人,我就去做了;别人觉得你应该去考上戏,我也考不上,我就拼着老命去考别的学校也考上了;别人觉得说你一定会往好的地方发展了。我突然又去干别的行业了;别人觉得你不会再回来,我又回来了,最讨厌就是“别人觉得”。

时间这个东西很奇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个游戏规则叫100年,所以我们一切都变得有意义起来。当人的生命是无限的时候,那么什么东西都变得没有意义,而人世间的需要做的事就是开始寻找意义,所以我觉得无限可能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要的东西是什么,也从来不会太固执的去追求什么东西。因为我的爱好很广泛,所以我在不停地纠错,就像阿尔法狗一样的,在不停地纠错的过程当中,你会不知不觉排斥和排除掉那些你不想要的东西,然后慢慢、慢慢你就会知道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以及走回到正轨的道路上来,这是我的人生经验。

我在22岁的时候就实现了人生理想

我的遗愿清单上只有“影后”两个字

我欣赏那些为理想抛弃一切世俗常规,即使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但他做了一个他心中的理想圣殿,他朝着自己心中的理想去朝圣,我羡慕这样的人。因为我已经做到了,但是我很难找到新的理想,因为这个东西不是说想有就有的,像明天想吃碗面,这不叫理想。

还有一些事情可能这一辈子都做不到,比如我要登月,这叫梦想,它是很难实现的东西。我说的这些是你可能会实现,但是要付之于很强大的努力才能得到的东西,叫作理想。

我本来就是一个为理想可以抛弃一切的人,其实仔细想为理想会抛弃的人是个自私的人,那么这就是固有观念。很多人觉得自私是坏事,我不认为自私是坏事,人类如果不自私的话,世界不会进步,科技不会前进,世界不会发展。

但是所谓的这个自私,我们用什么词语去更好地形容它,以及你自己更好地去消化它,就像嫉妒,我从来不认为嫉妒是坏事,嫉妒使人成长,如果你只限于嫉妒,而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没有提高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话,那你就丑陋。

我在22岁的时候,我的人生理想早就实现了,所以我先买了件T恤,上面写着My dream has come true。我就是想当个演员,就是普通的演员。我已经成功了,虽然路很坎坷也很崎岖,但是完成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都是老天爷送给我的。当然了遗愿清单还是会有的,我的遗愿清单上只有两个字:影后。

我其实是一个不太需要别人认可的人,我更需要的是自己的认可。因为你自己演得好不好,自己戏足不足,然后表现得好不好,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骗得了任何人,骗不了你自己。我觉得我在演技方面还有很大的值得上升的空间,我现在勉强只能算是会演戏。

艺这个东西很难衡量,有人说他演得好,有的人觉得他诠释得好,有的人说他有点做作。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影后,每个人对这个事情的评定和认定是不太一样的,就好比现在我在演戏,很多的观众都说你在本色出演什么的,我就觉得你知道本色的我是谁吗?就说我本色出演,与其说我要得到观众的认同,我更想让观众知道我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以及让观众留下一个Question mark(问号)。所以,不要限定、设定范湉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是你看到的《奇葩说》的那个人就是完全的范湉湉,她只是范湉湉的一个部分。

我希望观众带有开放式的一种态度对待我,就是我们很期待范湉湉还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我认为这才是我希望观众能够跟我达成一个共识,我希望观众是我的好朋友,而不是我的衣食父母。这也是为什么《奇葩说》到后阶段我觉得很痛苦的原因,因为好像非得把衣食父母给伺候好了我才有饭吃,这样会让我的逆反心理很重。

想演多元化一点的角色,而不是只是很脸谱化的一些角色,但是我本身并不抗拒,因为我们从职业角度上来说,作为演员没有太多的资格去挑,当然了,你要问他有追求吗?每个人都想演非常好的戏,能够让自己非常出彩的戏,谁都希望,但是如果只是让我做一片绿叶的话,我也并不介意,我认为角色都有自己的责任和职责。

当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你会从一个种子开始发芽会开花,当你开花的时候,你的方向就会传遍,那么自然会有人看到你。

我所谓的极端个人主义是在某一些不影响我个人的情况下,任何人不要想影响到我,无论是父母、家长、老师、前辈、观众,都没有办法影响到我。

可是在演艺圈里不可以为所欲为,畅所欲言,因为你会影响别人,这也是很大的责任,所以我学会了不说,因为我不能说谎,我这个人不能说谎,这一生都不可以,不能说假话,也不能够带着假笑。是是是,好好好,这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所以我决定选择沉默。

我觉得进入演艺圈,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相比之下,失去的东西比得到的东西多,可这就是人生。人生一定是充满遗憾的,所以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如果人生永远充实的快乐的话,为什么还要投胎做人呢。

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件事情。唯一能让我放弃的理由只是我不喜欢了,我不会因为得和失去放弃任何一样东西,只是Follow my heart,遵循我自己的内心。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因为我喜欢拍戏,喜欢演戏,喜欢站在灯光前、摄影机前,导演喊action的那个瞬间,喜欢从那一秒钟开始就不是范湉湉的感觉。

我从来没在乎过“奇葩之王”这个名头

我也一向没有什么崇拜的人

没有我也没有《奇葩说》,没有《奇葩说》也没有我,我们是共存的一种关系。我不能说谁更强谁更弱,或者说谁有了谁,我觉得这就是在不自然之间的一种概率,而且不仅仅是我范湉湉一个人。我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我也不认为是自己成就的《奇葩说》,我也不认为是《奇葩说》成就了我。因为如果没有前面的沉淀,没有前面所有的我人生的累计的话,单单这样的一个《奇葩说》站上去,不一定会成功。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奇葩之王,一点不care,我要得的是影后,每个人在乎的东西不太一样,《奇葩说》是一个非常机缘巧合的机会。一群爱说话的人,有意思的人,带有各自观点的人,在这个舞台上进行碰撞。我认为其实谁得冠军不重要,重点是在于碰撞的过程当中所产生的火花。我这个人肯定是不太适合做奇葩之王的,我也不够稳定,然后我的逻辑性也没有这么强,因为我不care逻辑,还有我不太喜欢辩论,所以我不在乎奇葩之王这个名头。

我最反感的事情就是别人觉得自己很看穿你,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很可笑,你凭什么说你很了解我呢?你只是看了一个综艺节目,你就觉得自己对我很了解吗?你是看了很多我的影视作品,那些作品都是有剧本的,都是按照导演的要求来演的,那这是我范湉湉吗?no!你跟我吃过饭吗?你跟我聊过天吗?你跟我一起出去玩过?你给我喝过酒吗?都没有,既然没有的话,你凭什么说你了解我,凭什么说这个人就是我。想要了解我,那我可以亲自跟你诉说,而不要去给这个人贴上标签。

我没什么男神,因为我一向没有什么太多崇拜的人。我觉得崇拜的话还是留在不要真的接触的比较好,那他永远会在那个位置上放的很好,真的见面的话就很多东西就打破了,所以最近我比较喜欢大张伟。

我觉得他很好笑,其实像我这样类型的人,我的笑点也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也很喜欢杨迪,我觉得杨迪很好笑,我觉得只要能逗乐我的人,我都觉得很开心。因为平时大家看到我的时候,都很希望被我逗乐,好像搞的我是个女谐星似的,我说不是,只是因为我讲话可能你觉得比较幽默,而我并没有想要逗乐别人的思想。我在《奇葩说》里讲的任何一句话,都没有想过主动逗乐任何一个人,这是我发自内心就是这样想的,可能观众觉得好笑,但并不能说明我的工作就是一个要逗人笑的角色。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我只追求自己在人世间的角色不那么辛苦

我的朋友圈里充斥的妈妈就是整天告诉大家传达负能量,说生完孩子以后多痛苦,根本不想生孩子,如果没有生的话,请大家打消这个念头什么的。每天被这样的负能量充斥着,但也有另外一半的女性的,不停的地每天剖自己的儿子,多爱他,有他我的人生充满了意义,赋予了意义。

我觉得这些都是固有思想,我觉得大家没有常识,说一些让我觉得非常可笑的话,就说你现在不生孩子,你将来就没人给养老送终,这种话就很可笑,就是觉得怎么现在好像封建残余还这么肆虐。

还有些人就会觉得因为我活得比较潇洒自如嘛,他说你这样活的话,怎么嫁出去?嫁出去很重要吗?如果是男性,对我们有些标签或者是有些想法我不介意,男人嘛毕竟就是男人,他没办法从生理角度和心理角度上理解女性。可是我觉得最荒唐就是女性不理解女性这件事情。

我这次很想讲的就是在关于女性自我歧视的和自我怜悯,以及自我悲观主义和毁灭主义的一种想法,就是有很多女性,当身边出现了更多优秀女性的时候,她不会为你高兴,我不能理解这个状态是为什么?

很多人说我们女孩不团结,确实不团结,所以我想说打破固有思想,撕掉标签,我其实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就很多人说我们要女权要怎么样就平权,我没有任何权,我不想提权这个字。因为我觉得世界本来就不公平,我们干嘛要无端去追求公平这两个字,其实是很辛苦的。而是应该让自己在人世间的角色,不要那么辛苦。所以有女孩来问我很多问题,情感上的问题,工作上的问题,我觉得能帮助就帮,能回答就回答,而不会说单方面说举个大旗帜我要干嘛干嘛。从来没想过要改变世界,也没有想过改变现在的世界格局,或者改变女性的格局,从来没有想过改变。我觉得如果打心底那些根源,没有改变的话,如今这个格局是没有办法打破的。

我觉得女人比男人成长的速度快得多得多。女性一向比男性早慧早熟,男人长的都是年龄嘛,一般来说心智上不太会长,都是大男孩。而女性在成长上面是非常有经验的,因为她们必须用自己的快速成长,去带动下一代的一个快速成长,女性是了不起的伟大的。

爱情虽然重要,但不能成为人生的主旋律

对我来说,“生活”才是排在第一位的

爱情虽然重要,但它不可以成为人生的主旋律,当任何一样东西成为一个人的主旋律,你就一定会以痛苦结尾。而我个人对于痛苦已经尝的够了我觉得,各种各样的痛苦已经尝够了味道,所以我觉得已经不太需要这方面的事例,所以我认为爱情这个玩意儿就有也很高兴,没有也很高兴。一定要保持一种非常平常的心态去对待它的话,它就会在你的生活中起到一个大作用,但是你把爱情如果放到你的主旋律的话,你家庭、生活和事业都受到影响。

我对别人私生活毫无兴趣。然后如果大家对我的私生活有兴趣的话,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讲的,就是人家问我就会回答。有一天可能大家问说你有对象吗?我有了,多久了?哦,好像也有个一年多了吧,就是这样。我喜欢自然的地去呈现一些东西,没有必要去宣布。那不然就没完没了我觉得,而且很多人就会揣测说你要炒作什么东西,特别烦人家讲这种话。

看到好的书,听到一段好的音乐,然后看了一部好的电影,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经历过一段有意思的事情,有过一次爱情,然后跟朋友生离死别什么,这些对我来说都是生活,所以生活是最最重要的。

我希望等我走了以后,离开这个人世间的时候,有一个像放映会一样的一个仪式,也许我也在天上看,把我的一生快速的,照片也好、视频也好放一遍,放完之后我希望大家能够陷入一个沉思,然后就说这个人真的是让人猜不透,这一生还挺有意思的,就行了。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