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日记 ⑭|黄龄:我“作”自己的事情,应该不会影响到别人吧?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被称为“小作精”的黄龄,现实生活中也是一个十分有仪式感的人:走哪儿都得带着蜡烛、香薰,要浪漫的音乐,下了舞台得把节奏慢下来休息休息。“我的作是作自己的事情,作自己的一些小仪式感,应该不会影响到别人吧?”对于黄龄来说,外界的看法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要为自己活”。所以想给粉丝唱歌,就果断来参加节目了;好奇钢管舞,就主动向舞蹈老师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如果成团的话,我应该是心态担当,”她这样评价自己,“觉总归要睡的,拼来拼去,每天也只吃三顿饭。”

【黄龄自述】

我之前比较少参加综艺节目,我就是觉得唱歌就好了,靠作品说话。但是疫情期间,舞台很少,很少能够跟观众、粉丝有近距离接触,他们也很想看到我,我也很想唱歌给他们听。所以节目组邀约我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我喜欢唱歌,有跟唱歌和音乐相关的(节目),我的本能反应就是很想要去。

要说在节目中我最满意的舞台的话,其实我蛮喜欢《新物种》的,也很喜欢《情人》。五公(第五次公演)舞台的《情人》被很多网友议论。我很喜欢我跟金晨的钢管舞,她是舞蹈专业的,我又不是跳舞的,也没什么压力。当时主动向阿Kenn老师提出学习更难的动作,只是好奇,还有什么动作想学一学而已。

在《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中的rap写道“不够有野心,歌红人不红”,我觉得野心嘛,每个人都有的吧?就看你什么时候想拿出来野一野,什么时候不想野。我觉得跟着感觉走就好了。我在舞台上是有野心的,下了舞台就觉得应该把节奏慢下来,让自己休息休息,觉总归要睡的对吧?每天睡个午觉,这样皮肤才会好呀,拼来拼去,每天也只吃三顿饭。

在四公乐队合作战中,蓝盈莹安排我负责声乐部分,她觉得我唱歌比较厉害,就很想让我负责声乐部分。我觉得她很有眼光。至于当时我说“这是你自己定的,我们没有答应”,面对分歧商量就好了,没有什么答案是不对或者更好的,就选一个去做就好了呀。

蓝盈莹很爱我,我也爱她,我们的性格是很互补的。我不是一个那么喜欢社交的人,也不会没事就去找姐姐们各种聊天,我不是这种相处方式,我觉得两个人有缘分,待在一起不讲话都挺舒服,不需要特地去说很多话,这样嗓子会不好的。

姐姐们彼此还是很有爱的,就光一起训练我都觉得很温暖。大家在很短的时间内,有共同的目标,往死里练,想呈现一个很棒的舞台,这就已经足够美好了呀。我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但我觉得这个节目有魔力,姐姐们也很有魔力,她们有人要离开的时候,我就是会难过。

周五就是成团之夜了,我很希望跟我的李斯团、我们几个姐姐一起成团、去旅游。但如果不是我们7个的话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自己已经组好团了,我们肯定要去玩的。我觉得我们七个就是一个很美好的团,每天大家都很enjoy(开心)、很relax(放松),但关键时刻都可以把自己最大的优点给发挥出来,就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们就是这么自信。

如果成团的话我应该是心态担当和仪式感担当,因为到哪儿我都喜欢带着我的娃娃、树獭公仔,还有蜡烛、浪漫的灯、香薰。蜡烛一定要带在身上,要点好,灯光要很浪漫的,要有音乐的。

今年我会出新歌,演唱会嘛,等疫情彻底过去再说,也不急着开,不然一堆人聚在一起他们家里人也不放心对不对?所以没事就在家待着吧。我先慢慢录歌吧,新歌的风格是一切皆有可能。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毛渝川 图据受访者 编辑 李学莉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