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川》,让我重新认识他!

“完全看不出来那是魏晨。”

这是很多观众看过《金刚川》和《八佰》后,留下的评语。

魏晨在其中分别饰演工兵连连长闫瑞和班长朱胜忠,再加上《我和我的祖国》中的纠察大队陈队长,清一色都是硬汉军人形象。

那个曾经的“香草冰淇淋男孩”仿佛一夜之间就蜕变成了银幕上目光如炬的铁血战士。

观众也开始重新认识:“演员”魏晨。

面对这些评价,魏晨收获的是一份属于演员的成就感:说明大家相信了这个角色,我把自己抽离出来了,这是很棒的事!

01

“安生修桥”

在《金刚川》前,魏晨和导演管虎已经有过三次默契合作。这份惺惺相惜的“战友情”,让魏晨毫不犹豫地选择出演《金刚川》,即便当时对角色还一无所知。

此番,他饰演的工兵连连长闫瑞身份有些特殊:没有一枪一弹,却守护着整个部队的命脉。

成片中,闫瑞的特写镜头不多,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坐在高高的塔吊上大吼指挥和在桥面上不断奔跑的身影。

背后的拍摄过程也异常辛苦。导演要求“一条过”,魏晨就一遍遍重复着从桥面爬到塔吊顶,再爬下来,再跳到筏子上的连贯动作,不断找到身体的紧张感,对体能和力量都是极大的考验。

还好,为了贴近人物状态,魏晨在开机前就进行了严格的健身训练,把自己从内而外都磨砺成了精瘦粗糙的战士状态。

拍摄的两个月里,魏晨也让自己真正成为一名普通的工兵连战士,天天背着锁链,拿着榔头钉子,修理桥面,跟战友一起抬起沉重的原木和桥墩。五花八门的零件仿佛“长”在了他们身上,哪怕吃饭睡觉都要挂着。

闫瑞身上的锁链是角色的标志性装备之一,道具师制作了轻、重两版,但魏晨总会选择沉的那条,“跑的时候会有重量感,观众会感觉到你是负重的。戴真的链子和戴假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工兵连拍摄如此辛苦,最后呈现出的篇幅并不多,还有很多是大远景。对此,魏晨并没有遗憾。

“要真的像战士一样完成你的任务,而不是考虑机位在哪儿,是不是远景。”魏晨说,“能和大家一起去努力,呈现工兵忙忙碌碌,非常紧迫的状态,在不可能中战胜困难,是很震撼的,这代表的也是中国人的精神。”

闫瑞的“高光时刻”无疑是那场他与张译饰演的张飞在江边缅怀老关的戏,仅凭几句台词,几个眼神就诠释出了心照不宣,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的深厚战友情谊,悲壮而克制。

魏晨回忆称,这场戏准备起来没有捷径,只能把自己完全沉浸在角色里,去感受人物的情绪,“我专门去剪辑房看了译哥和京哥拍的所有内容,看完之后真的非常震撼,所以那场戏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没有什么技术。你的真诚和感动会从眼神和肢体台词中呈现出来,观众能感受到。”

在与张译、吴京等实力派演员的合作中,魏晨也感触颇深,“从他们身上看到,他们能一步一步走向成功,是没有捷径的,就是因为他们热爱这件事,敬畏每一个角色。”

“安生修桥”是戏中张飞对闫瑞说的话,也是魏晨在戏里戏外一直在做的事:不管戏份多少,镜头在哪,只是“安生”地把自己投入到角色中去,与人物浑然一体。这正是演员应有的态度。

02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

同样是军人,魏晨在《八佰》中塑造的朱胜忠更为立体:暴躁起来像个疯子,静下来又是艺术家。

训斥逃兵时,朱班长声如洪钟,气势逼人;护旗时,深情坚定,目光如炬;休息时,掏出画笔,神色间又流露出脉脉温情。

人物的多面性格和人性弧光都被魏晨精准地诠释了出来。观众很难把银幕上这个满脸血污,暴烈狂野的军人形象与曾经的阳光偶像联系在一起。

有报道说,魏晨为了《八佰》等待了一年时间,导演一直没给确切消息,他仍然空出了档期,坚持锻炼瘦身,接近抗日战士精瘦的状态。魏晨说:“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沉下心来做好一件事。”

如今看来,这些等待和磨砺都得到了回报,朱胜忠激发出了魏晨心底西北汉子的冲劲和野性,也让他踏出了转型最坚实的一步。

谈到接连出演军人角色的原因,魏晨坦言,自己从小就有“军人梦”、“英雄梦”,但正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出演这些角色的机会同样是可遇而不可求,“作为一个演员,能够呈现这样的角色,真的是一种荣幸。”

魏晨说:“为了这些角色确实付出了很多努力,但你也必须通过这些努力,才能感受到这些人物身上的能量和力量,所以我不后悔做这些转变和尝试。”

03

“梦是唯一的行李”

在《金刚川》和《八佰》前,魏晨最出圈的“作品”还要数13年前的“快乐男声”和11年前的《一起来看流星雨》。

2007届“快乐男声”曾是当年的国民综艺和流量巅峰,魏晨也与陈楚生、张杰、俞灏明等一同脱颖而出,成为“初代选秀偶像”之一。

在熠熠星光中,这个粉丝口中的“香草冰淇淋男孩”不算耀眼,但凭借阳光的外型和谦逊的性格收获了不少忠实歌迷。

“双管齐下”,歌手出道的魏晨很快便接演了第一部影视作品《一起去看流星雨》。他饰演成熟稳重的“电脑天才”叶烁,与张翰、俞灏明、朱梓骁共同组成艾利斯顿F4。

这部如今被频频调侃的“神剧”当年实实在在地掀起了收视狂潮。但有报道透露,魏晨当初接演《流星雨》,只是为了能出专辑。

直到2014年拍摄青春片《匆匆那年》,魏晨才真正感受到了做演员的乐趣。他与倪妮、彭于晏一起在片场讨论角色,互相促进,合作默契。这个腼腆痴情的学霸乔燃也让他真正萌生了“做演员”的愿望。

在那段时期的采访中,魏晨曾说,自己不想再演翻开第一页就能猜到结尾的偶像剧,想挑战能让观众“吓一跳”的角色,于是便有了《冰河追凶》里的李永胜。

背负着身世秘密的李永胜游走在正邪之间,兼具“受害者”和“凶手”双重身份,最后还有一段歇斯底里式的爆发,无疑是魏晨遇到过的最为复杂的角色。

结尾那场重头戏拍摄了两天,魏晨喊哑了嗓子,发疯、失控,最后甚至有灵魂出窍的感觉。虽然成片呈现的表演仍有不少稚嫩的地方,但魏晨的自我突破有目共睹。

《冰河追凶》拍摄环境非常艰苦,不少戏份都在体感零下40℃的环境下完成,魏晨在冰面上一次次摔倒、爬起,甚至掉进冰窟里,毫无怨言。

这份肯吃苦的劲头让主演梁家辉印象深刻,后者也力邀魏晨出演了自己之后的作品《深夜食堂》。

有记者曾问魏晨是天赋型还是努力型艺人,他认为自己兼而有之,但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在唱片行业不景气的年代,魏晨是为数不多还在坚持一年一张专辑的歌手。在他看来,这是偶像周杰伦的节奏,也是“做歌手的本分”。

从偶像剧男主角,到类型片“反派”,再到战争片硬汉,魏晨的转型之路同样依靠的是这股韧劲,一步一个脚印地一路走来。

魏晨说,自己做演员的目标是拥有一部留得下来的作品,“等你若干年回头再看的时候,依然会被自己的真挚唤醒。”

2017年,魏晨出道十周年,也是他的转折之年。那年,他凭借《旅程》专辑再夺年度最佳男歌手,也正式开始了电影《八佰》的拍摄。

三年来,魏晨将事业重心越来越多地转移到影视剧表演上,也用一部接一部作品,不断刷新着观众对“演员魏晨”的认知。

在演员这条路上,魏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正如他写在《旅程》里的歌词:“走过华丽片段/也会遇见平凡/梦是我唯一的行李”

/ 互动 /

你对魏晨的印象如何呢

哪吒可以,嫦娥为什么就不行呢?

它们都离不开他们!

播放量破3亿!这才是我眼中的青春

分享在看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好朋友

想了解更多新片动态和影节信息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