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票练手、豆瓣养号,这届粉丝既不懂诚实也不会尊重

文 王中中

为什么你的爱豆万人嫌?当然是因为你啊!

互联网中最不讲武德的年轻人,大概都在饭圈里。

不守武规的饭圈人这次又踩过界,成功“出圈”惹怒豆瓣青年。

讲述追星族故事的韩剧《她的私生活》其中一个情节,就影射了现实中文青和饭圈的不和谐。

11月23日,图书编辑@贝塔减 在豆瓣发表日志《来自一个编辑的心声:王一博的粉圈,请你们离我的书远点!!!》,愤怒抨击王一博粉丝。在他负责的新书《记忆记忆》的豆瓣读书页面,出现了大量不明打分评价,评论区全是僵尸粉在“养号”。

到目前为止,@贝塔减 这篇日志在豆瓣已经有过千点赞和转评。

“你们的偶像是有血有泪,努力的‘哥哥’,一本书后面难道就全是死人?!!豆瓣读书页面是交流的场所,作为编辑,我希望看到读者的感受和反馈——你们到书的豆瓣页面下面养号,难道不觉得有哪怕那么一点的不合适?”

图书编辑发自灵魂心声的质问,引起无数小众爱好者“苦饭圈久矣”的共鸣。比起自家偶像的顶流光环,饭圈粉丝才是那些真正“出圈”的人。

这届饭圈,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耗子尾汁”?

这不叫破圈,这是破坏

作为新入行的编辑,@贝塔减 做的第一本书是俄罗斯作家玛丽亚·斯捷潘诺娃的《记忆记忆》。作为一本小众的外国文学小说,这部11月6日入库、双十一后才有现货的新书,却在11月20日就有了大量的评论和打分,热度惊人。

一部不见得好读的作品,十天不到的阅读周期,已经有上百个在第一时间“读过”的忠实粉丝。

在“脱水”后,《记忆记忆》的短评有400多条,当中依然有些语意不明的一星短评。

再仔细一看,这些标注的短评大概分两种:一种是复制粘贴高赞短评和书评;一种是发莫名其妙的句子心得,完全看不出标注者有认真阅读过的痕迹。

11月24日,新经典图书账号发声,在著名作家雷蒙德·卡佛的名著《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评论区,也涌入了大量注水短评。

图书编辑很快就意识到这场噩梦的开始,是因为微博饭圈打工人们在为他们的“年度KPI”冲刺。

11月24日凌晨,豆瓣实时热门有3部王一博的待播作品。

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王一博将有3部新影视作品面世,而豆瓣作为重要的电影评分指标阵地,被粉丝们盯上了。在其微博超话里,粉丝们发起了“多申小号,每日打榜”、“今天豆瓣养号了吗”、“各位小摩托,我们一起冲啊”等花式养号号召。

一直以来,风评稳定的豆瓣的书影音评分会被视为相对客观的参考坐标。能够在豆瓣获得高评分,是对作品的一种大众肯定,也是作品出圈大火的象征。

于是为了自家偶像能够得到大众层面的“一致好评”、做到真正“出圈”得到社会认可,粉丝豆瓣养号的操作并不鲜见。

所谓“养号”,指的是在豆瓣新建账号,给各种书籍电影音乐打分评论,使这个账号看起来不像简单粗暴的水军僵尸号。就这样把号“养起来”,那么在为明星的作品打高分时,就可以躲过豆瓣的水军判断机制,不会被判定成小号打分无效。

王一博超话中,还有粉丝“贴心”给出豆瓣使用(养号)指南。

“养号”最终也是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偶像的作品刷高分刷好评,让作品成为大众认同的“出圈佳作”。

为了不被这种“虚假繁荣”的作品欺骗,豆瓣用户@燕仰 建立了“被饭圈用来养号的那些作品”豆列,细心地标注出了“养号”性质短评的大致范围,以便大家绕行。

这些作品有像《记忆记忆》一样的文艺冷门,也有四大名著这样的经典读本。只是在“养号”粉丝的短评里,它们都成了复制粘贴的“不错”、“喜欢”、“很赞”。

豆瓣读书针对这件事的官方回应说“希望更多的新朋友来到豆瓣,不是为了给自己偶像的作品刷分,而是为了分享你最真实的热爱。这才是对作品的尊重,也是对你自己的尊重”。

不要践踏别人的心血,跑到别人的空间里乱闹一通。不要不由分说踩在别人的肩膀上,去给自家偶像戴皇冠。

像“豆瓣养号”这样的恶劣行为,不是破圈,而是在破坏伤害别人的热爱。

这届饭圈,学不会尊重

所谓一浪未平一浪又起,像这位图书编辑一样惨遭饭圈毒手的,还有歌手汪苏泷。

11月初,偶像男团时代少年团准备开演唱会,有部分粉丝号召在预售前,先找其他艺人的演唱会买票“练手”。

刚好汪苏泷出道十周年演唱会开启预售,于是这位“前辈”便成了粉丝们练手抢票的最佳对象。

部分抢票练手粉丝言论,理直气壮“求”汪苏泷粉丝不要骂人。

因为主办方规定,汪苏泷这场演唱会的门票不能退换,又因为实名制的推行这些票也无法转让给别人。预售开启后,时代少年团粉丝一拥而上抢价格最贵位置最好的内场票练手,但不付款。

这就导致了汪苏泷的歌迷没办法买到前排座位票,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后排座位牌和站台票。而待到超过付款时间,库存的票从后台放出来,这时大部分的忠实歌迷已经被迫无奈买了后排票。

普通人财力有限,若然再多买一张高价门票,必然不划算,所以很多歌迷只能望票兴叹,连热爱都谈不上的路人就更不会特意买最贵的票看一场演唱会。位置最好的内场票,就这样空了出来。

把演唱会的台下,还给真正喜欢的人。/ unsplash

微博用户@哈根达酥酥酥酥 说自己设身处地代入汪苏泷粉丝视角,是无法忍受的心酸与愤怒。

假如你和偶像有个十年之约,想要在出道第十年的演唱会上看看当年支持自己的人还在不在台下。因为演唱会门票被别的粉丝拿来“练手”,自己抢不到想要的位置,别人转让的内场票结果无法入场,只能站在场馆外。

“你的偶像看了看台下,空了一片。以为支持自己的人不在了,十年之约没人赴。而你站在场门口,却无法证明自己还在。”

在现实中,汪苏泷这场和粉丝十年之约的演唱会因为疫情防控原因已经宣布取消,但被拿来“练手”的伤害却成了一道无法磨灭的阴影。毕竟无人可以预料,谁会是下一个“汪苏泷”。

不是在句子最后加上卖萌表情,就会被当成“友军”。/ @哈根达酥酥酥酥 微博

这种不可理喻到引发众怒的行径,却成了部分粉丝引以为傲的“本事”,拒不认错。“有时间骂人,先把2000张都卖不完的票买完再来卖惨吧”。

在冷嘲热讽别人的热爱之前,这些把饭圈思维奉为圣旨的“粉丝”,是不是应该先学会“尊重”两个字怎么写?

如果说2018年TFBOYS的大红大紫、蔡徐坤的“顶流”之路开启了偶像新时代,那么饭圈动荡的2020年,可能是偶像们变得“万人嫌”的元年。

无论是227事件、老赖之子被扒、PD101系列黑箱操作丑闻曝光,甚至有了主题曲“饭圈之歌”,成了最为大众熟知的“出圈”代表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饭圈的底线模糊、没有边界感,只能直面曾经的受害者们的反噬。

为什么你的偶像讨人嫌?当然是因为你啊! /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

没有谁比谁高贵,也没有谁的爱好能够高人一等。但当你放弃尊重别人时,只会沦为讨人嫌的饭圈下等人。

病名为“爱”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张爱玲这句话,大概是很多饭圈粉丝的心声。

然而这份低到尘埃里的“爱”并不会开出鲜艳的花。

有人形容国内饭圈“基本上综合了欧美圈、韩圈、日圈的所有糟粕,去其精华”。刷榜学自韩国,买榜学自台湾省,撕番位学自日本,高片酬学自好莱坞,禁止白嫖学自日本,应援、毒唯学自韩国风气。

数据打工人的日常,既要出钱也要出力。

这些饭圈的“努力”,并不见得真的能帮到他们的偶像。无论是豆瓣养号还是抢票练手引起的争议风波,对他们的偶像只会有害无益。

“努力”在无穷无尽的战斗里,普遍年龄小、心智不成熟的粉丝群里很容易就被卷进毫无意义的盲从大流,放弃思考。

为什么要做数据?为什么要刷榜单?为什么要养号控评?他们的答案只有一个——“为了他/她好”。

这种自以为是的“妈味”回答,回答者大概没有意识到,当他们顺应所谓的饭圈游戏规则,把自己当成一个专业玩家,是为了自己好吗?

早前陈奕迅直播和粉丝互动,说自己女儿喜欢的偶像都是蔡徐坤、王一博、范丞丞这些饭圈“顶流”。但要做真正的“顶流”,才会有底气轻描淡写自然说出“我地位比他们高”。

被称为娱乐圈万金油的何炅曾经收到过一则初中生读者的留言,她说自己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追星族”,如今却身不由已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爱”。

何炅的回信是“爱他可以,但要先爱自己。以我对偶像的理解,真正的偶像最骄傲的,是自己的粉丝因为‘粉’自己而变成了更优秀更强大,对社会更有用的人”。

如果一个偶像弱到需要“应援”才有动力,那还“粉”他什么呢?爱,本应该让我们更强大,而不是更疲惫更卑微。

爱不分对错,也没有值不值得。但要维系一份“爱”,不是沉溺在自以为是的付出中就是正确的方式。

别去做尘埃里的花,去成为橡树与他并肩。一起“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这才是每一个饭圈人,应该学会的热爱。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