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最狠的电影,导演竟想让观众“反思”?

1905电影网专稿众所周知,拍摄类型片是件难事。一部优秀的商业类型片不仅需要面向市场的考验,让观众满意,而且对于导演自身而言,也需在作品中保留自我的作者诉求。

这是每个商业类型片导演,职业生涯中一直追求的目标。这个话题也成为了我和电影《缉魂》导演程伟豪采访讨论的关键内容。

《缉魂》上映之后,影片口碑在影评人圈内逐渐“内卷化”。

有的人认为影片非常大胆,把多种类型融合在一起,让类型片有了新的可能,觉得导演比前作《目击者之追凶》有了进步;但有的人并不认同,觉得是被捧高的作品,整体略显拖沓,没有很好地把控住类型片的节奏,反而逊于前作。

口碑反馈好坏,程伟豪似乎早已有了预设,这些并没有太过影响他的自我评价。在他看来,完成了《缉魂》的拍摄,让自己创作回归到了初心,不再过多得像过去那样,过分地顾忌观众的口味。

“我希望能像我的偶像李安导演那样做电影,《缉魂》不仅能让观众觉得爽,还能做出有一些有温度或者深度的东西,观众可以走出影院之后,还能回过头去思考。”

01.从《移魂有术》到《缉魂》

电影《缉魂》改编自科幻小说《移魂有术》。当初一位朋友把小说发给程伟豪后,他就被这个故事吸引了。“它是以科学为基础,讲述了一个灵魂转移的故事。”

整个设定非常有趣,是大众眼里非常西方概念的RNA(人脑复制),那么能不能融入一些东方元素呢?于是,程伟豪决定将这部电影做出一个“混类型”的概念,把这个近未来的科幻故事,结合上传统的东方奇幻色彩。

程伟豪第一次在上海见到原著作者江波时,问了对方,“RNA技术在未来有可能实现吗?”江波说有可能。

于是,他抱着这种思路,紧抓“大脑RNA技术”,开始了剧本的改编工作。这种对灵魂的解读,更是来自程伟豪近年的家庭变故,从而引起对生老病死的感悟。

做《缉魂》剧本的阶段,父亲身患重病而在医院里,母亲为此忙碌奔波。面对父母的情感状态,他开始思考,人在直面死亡的时候,生理反应或者心理状态会如何呢?病患本身跟病患家属又会有什么不同的身心状态呢?

程伟豪强化了这些思考,然后植入到了电影《缉魂》里。电影的主角梁文超(张震饰)和阿爆(张钧甯饰)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家人的翻版。

虽然父母早已是老夫老妻,而电影里的角色可能只是七、八年的婚姻历程,但在程伟豪看来,“爱是共通的。”

“这两个角色,附着了我对父母的情感。那时看到爸爸生病的状态,妈妈不离不弃地照顾,这个给我的感觉非常强烈。”所以,他在影片结尾字幕上,打出了“献给父母”。

我问他,做完这部电影之后,会对父母有另一个层面的解读和认知吗?他告诉我,“拍完这部电影,好像跟父亲做了一次真正的告别。”

02.《缉魂》里的故事

“你觉得《缉魂》逻辑顺吗?里面会有bug吗?”这是程伟豪在采访中,不断反问我的问题。

类型片里,悬疑电影最难做,但凡观众抓住了一个漏洞,容易直接影响口碑方面,对于编剧而言,也不会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在剧本创作过程中,程伟豪遇到过很多问题。监制不断问他,故事会不会太割裂,有些一分为二的感觉。他自己也不是没有犹豫过,这样到底是不是对的。

程伟豪一开始先确定了以梁文超和阿爆这对夫妻为中心,然后以他们的关系为延伸,慢慢扩充出另外两组人物关系。

从处女作开始,程伟豪都喜欢在电影的叙事解构中,设置反转点。“这次把反转点设置在故事中后段,设置好之后,往前回推或再建立更深层的角色关系跟纠葛的时候,会比较知道怎么施力。”

当然,真正让他悬着的心落下来,还是等到了演员就位。张震是他的第一人选,因为他喜欢《绣春刀》系列里面的张震,那个角色也是亦正亦邪。张钧甯则是他一直想合作的女演员,之前几部作品就曾找过她,但一直因为档期问题没有促成。

主要演员到位,故事慢慢延续下去,程伟豪的心也才逐渐定了下来。

这次拍摄的成本是他从影以来之最,当然很大原因来自剧情本身的复杂性,以及近未来设定中的特效内容——“电影里想通过建筑物和氛围环境来展现近未来的设定,因此不少室外场景都是重新通过特效技术打造。”

最后,有做视觉效果经验的导演程伟豪,自己下场,制作了其中近100颗特效镜头。程伟豪在这部电影中,找到了东方科幻的色调,也成为了大家评论里的,“东方的赛博朋克”。

除此之外,程伟豪还做了不少“任性”且复杂的尝试,譬如他这次整个拍摄近乎是用顺拍的方式进行,当然这种拍摄方式也帮助了演员的情绪表达,“拍到后面情感越重、情绪越重的戏的时候,他们的能量已经都累积好了,所以在当下表现出来的状态就非常到位。”

这种更真实的情感递进,也是程伟豪心里认为能让bug较弱的方法。

他和演员在前期的剧本围读时,完全投入到角色中,开始找到演员和角色共通的地方,让他们成为电影里的人。“最后,我们反而删了很多说明性的台词,这些内容本来是作为解释和说明,让人物的情绪转变更直白,但我们围读过程中,觉得反而会拖累了整体的叙事,让bug更突出。”

03.《缉魂》里的演员

这部戏的演员都定得很顺利,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故事,都立马答应了。张震认为这个故事里的人物情感羁绊远超一般悬疑推理片。

程伟豪当初希望张震能瘦20斤,剧组为了他还特意配备了专业营养团队和健身教练。三个月下来,他瘦了24斤,超过了导演的原定要求。

程伟豪让张震和张钧甯去相关地方考察学习,看检察官是怎么开庭,卷宗怎么使用,感受工作和私下状态的不同,以及纸本和电子设备的使用频率……要通过很多细节让角色变得可信。

在调研过程中,他们看到了很多女刑警的样子,都非常干练。程伟豪便向张钧甯提出剪短头发的需求。没想到,张钧甯二话不说,就剪掉了留了很久的长发,一改过往的形象。

而且在这部电影中,张钧甯完成了表现力超强的情感哭戏。程伟豪告诉我们,“我开始很怕这种戏,因为哭需要状态,但还好,她为这些角色设定了很好的状态,找到了阿爆的内核。”

不少观众都对两人在病床前的吵架戏印象深刻,“那是一条过的。”

程伟豪其实还让两位演员尝试了不同状态的情绪表演,他们每次都能调整到百分百的默契。

饰演李燕的孙安可在《缉魂》中饰演四个人格,实属不小的挑战。程伟豪在剧本围读时,要求她在现场观察其他角色的表演。这样可以在成为相应的人格,面对不同设定时,所流露出的表演都是有一定差别的。

04.《缉魂》里的导演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缉魂》成为了导演程伟豪多维度的反思。从开始拍电影长片到现在,已经创作了四部作品,对于自己的创作也有了不一样的认知。“除了做原本擅长的东西,现在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缉魂》是他的“混类型”成果,不再是纯粹的科幻题材,也不止是悬疑故事。甚至他在后面,还想做一些反类型的,打破自己过往常做的悬疑类型的电影内容。他目前正在计划做的,是一部喜剧电影,其中融合了他自己擅长的悬疑、犯罪等类型。

类型片不像文艺片,即便市场较小,还有影展奖项的认可,相比之下,商业类型片可能更需要观众的认可。

“前三部作品确实会顾忌一些市场的反馈的表现,希望能找到大家的认可。”正是这种担忧下的创作,让他在两部《红衣小女孩》之后,创作了藏在心里6年的作品《目击者之追凶》。

他过去曾经在采访中说,“自己是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那时候他的创作无不考量市场的口味,从拍《红衣小女孩》到《目击者之追凶》,他成为了这些商业类型片的“领头羊”。后面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华语电影圈的“后浪”,“开始有不少人做这些类型电影,从产业上看,他们做完之后,也做出了新的类型融合,做出了更好的作品,我其实已经是被推到沙滩上的人了。”

整个产业圈的种种,让他开始思考,自己对于电影的爱源自什么?自己到底想要追求什么?以及自己的初衷又是什么?

这些思考让程伟豪慢慢回到创作面上,想用《缉魂》来触及观众内心,“之前做《目击者之追凶》是让观众觉得爽,整体快节奏。我希望让观众觉得《缉魂》是不一样的。”

那么,《缉魂》达到程伟豪的目的了吗?目前似乎现在很难给出定论。至少,我们能看到,他在商业类型片上,闯出了属于一条“程伟豪”的道路,至于未来能否和他偶像李安那样,我们期待属于他的后《缉魂》的故事。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