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产业正在迅速崛起,预计2021带动周边市场规模千亿元

图片

“党的诞生地”上海百万青少年红色大寻访成果展示 暨2018“青春上海”年度语录发布仪式

“虚拟主播分区用户是哔哩哔哩最核心圈层的高粘性用户。”在刚刚过去的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数字偶像产业峰会”上,哔哩哔哩虚拟主播经纪负责人范逸白自豪地介绍说。据统计,这批用户观看虚拟偶像直播的比例高达85-90%,且大部分开通了哔哩哔哩大会员,属于核心付费用户。
事实上,虚拟偶像快速发展的领域远远不止二次元文化圈,在时尚、影视、演艺、游戏以及互联网社交等领域,抓住了Z世代心理的虚拟偶像产业正在以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快速生长。据不久前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更值得注意的是虚拟偶像产业具有放大器效应,能拉动大于自身体量几十倍的周边市场发展: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相比真人偶像,虚拟偶像的粉丝更喜欢有安全感      
近日哔哩哔哩举办的线下活动“BML-VR演唱会”上,场馆内五光十色应援棒组成的灯海此起彼伏,伴着山呼海啸般的“A手”呐喊声,舞台中5个各具特色的动画女孩开始演唱歌曲——这支由乐华娱乐推出的虚拟女团A-SOUL去年12月出道以来收获了超高的人气。A-SOUL成员之一的向晚今年6月过生日的当晚,上线直播2.8个小时,流水收入就超过125万元。      

undefined

泠鸢yosar

所谓虚拟偶像,是通过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计算机图形技术、AI、实时渲染等技术手段生成的进行唱跳表演等活动的动画虚拟人物。目前,虚拟偶像仍然需要所谓的“中之人”——也就是由真人扮演者在幕后与粉丝进行互动。也许对外人来说难以理解的是,相比真人偶像,动画人物形象对于虚拟偶像的粉丝来说反而是加分项,例如不久前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演唱歌曲的虚拟偶像泠鸢yosar,早先是在哔哩哔哩音乐区的一位UP主,通过上传自己不露脸的唱歌视频积累了一定人气。当她转生成为具有动画形象的虚拟主播后,事业不仅没有下滑反而再攀高峰:粉丝数量从140万迅速攀升至290万,视频播放次数超过1亿。目前,泠鸢yosar在哔哩哔哩的人气甚至超过了此前的当家花旦——同样是虚拟歌姬的洛天依。如果说初音未来是虚拟偶像1.0版,洛天依是虚拟偶像2.0版,那泠鸢yosar或许可以算是虚拟偶像3.0版,相比前者用电子合成音形成的声线以及不同创作者导致的人设不统一,真人的声线更有亲和力,真人的性格人设更稳定;同时,虚拟偶像的外表又更符合二次元文化爱好者的审美。      
对于从小浸泡在二次元文化中的Z世代来说,对虚拟偶像有很高的接受度。据《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虚拟偶像爱好者多为青年群体,其中92.3%虚拟偶像爱好者年龄在19-30岁之间。虚拟偶像不会出现谈恋爱、人设崩塌等在粉丝看来是“偶像失格”的行为。曾经追过真人明星的哔哩哔哩用户黑羊羊在向晚的视频评论区里表示,以前她购买真人明星发行的音乐数字专辑和代言的商品,但是脱粉后发现自己“追了个寂寞,只留下后悔”;但在收看向晚直播时“仅仅听到声音就很开心”,而且向晚不会“塌房”,让自己有一种安全感。      
虚拟偶像将遍布未来的数字化生活场景中      
虚拟偶像并不仅仅是年轻人的精神寄托,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上,从事3D数字化服务时尚产业的凌迪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刘郴介绍了在虚拟模特身上开发设计服饰,并将虚拟偶像视作未来设计和销售服装的重要技术推动力;为众多虚拟人物提供技术支持的原力数字科技有限公司陈珺则认为,虚拟偶像在平面设计、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影视及番剧、综艺及演出、游戏及专业场景运用这五大领域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未来的虚拟偶像将不再是隔屏幕相望,而是更加具有沉浸感的实时互动交流”。  

“疫情期间,很多国外的模特无法入境,给公司的业务带来不少困难。虚拟偶像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郑屹在“数字偶像产业峰会”论坛上发出如此感慨。越来越多的时尚产业把虚拟偶像视作与真人模特互补的产品展示和销售方式,厂家可通过虚拟偶像制作服装展示视频,并通过一键换脸的技术,针对全球各个地区提供不同种族、年龄、肤色的虚拟模特或虚拟销售。在国外,虚拟模特Shudu Gram拿下了《Vogue》澳洲版的封面以及美妆品牌的季度代言;生活在洛杉矶的虚拟偶像Lil Miquela人物设定是个19岁的巴西—西班牙混血少女,她接连登上杂志《Vogue》《V》,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在音乐、美妆、时尚等领域均有涉足。

此外,对很多商家而言,重金聘请真人明星担任代言,不仅成本高,还有各种“翻车”的风险,因此越来越多的品牌积极建立自己的虚拟偶像代言人,如欧莱雅的“欧爷”“M姐”,肯德基的银发“虚拟上校”,SK-II邀请日本虚拟网红Imma出演广告大片……哈尔滨啤酒虚拟偶像“哈酱”的项目牵头人张嘉敏认为,虚拟偶像通过人格化塑造品牌可以传递年轻人认同的品牌价值,塑造出圈层化的文化符号,并且通过持续的迭代更新拓展消费价值。



  作者:卫中

  编辑:许旸

责任编辑:黄启哲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