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性长得像雌性,在自然界里可一点都不罕见

“阳刚之气”是近期的热词,外表“中性”的男性演员,常被诟病为没有“阳刚之气”,更有人从少儿教育入手,批评现在的儿童不够“男性化”,把“阳刚”上升到了民族国家的气质和存亡之高度。

撇开娱乐市场化导致的问题不谈,与“男性气质”对立的“娘炮”这个词,是怎么被赋予含义的呢?我们把一些正面品质与外貌绑定,并和特定性别挂钩,有道理吗?

打破性别刻板印象 | Justin Tran

在谈到“男性气质”“男子气概”时,我们常常见到的描述是“坚毅”“阳刚”“勇气”等等,“要强”“好胜”“竞争”特质仿佛是男性的专利,也往往让大家联想到充满“阳刚之气”的雄性动物们——好斗的雄鸡、冲动的公牛、威风凛凛的雄狮等。

等等!你知道在狮群中,狩猎任务主要是由雌狮完成的吗

 狮子,夫妇 | Sponchia

是差异,也是分工

雌雄差异并不罕见。自然界中,两性外形和行为的差异被叫做性二型(sexual dimorphism),在软体动物、节肢动物和各类脊椎动物里都有不少例子。

有意思的是,性二型可不是“雄性 = 强大好斗”这么简单。在演化上,它的形式和程度根据物种不同而变化多样。例如,雄性绿头鸭(Anas platyrhynchos)有着金属绿色的华丽羽毛,雌性则是平平无奇的黄褐色;而同样是鸭科鸭属的物种,北美斑鸭(A. fulvigula)就几乎是“双鸭傍水游,安能辨我是雄雌”了。

雌雄绿头鸭(左)与雌雄北美斑鸭(右)| Richard Bartz  Dick Daniels / wikmedia

在有性二型的物种当中,雌雄两性的角色定位也是多姿多彩,殊无定式。非洲狮的群体狩猎,在多是独行侠的猫科动物中颇有特色,通常由雌狮们分工合作来完成;而雄狮除了偶尔独自捕猎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护狮群免受入侵者的威胁——比雌狮更大更壮的体型和威风凛凛的狮鬃,也是为了护住自己的后宫,向竞争者发出威慑和炫耀。

四只雌狮合作猎杀非洲野牛 | Caelio / wikmedia

雄狮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休息看守领地。

雄狮 | pixabay.com

“娘炮”的特殊策略

用体型和外观威慑竞争对手的还有雄性牛头嗡蜣螂Onthophagus taurus),顾名思义,它们的头上长着雌性没有的两只大角。在地下隧道中与其他竞争者狭路相逢时,雄性牛头嗡蜣螂为了守卫洞里的雌性,会用双角与来者刚正面,试图把对方推出洞外,获得与雌性交配的机会。“牛角”的长度和体型是决斗结果的决定性因素。然而有趣的是,还存在着一种不长角的“娘炮”雄性

牛头嗡蜣螂(上)和同属另一物种O. nigriventris(下)的雄性都有有角/无角的不同形态 | Teiya Kijimoto et al. / Developmental Biology(2012)

“娘炮”雄性的策略并非决斗,而是趁着竞争者外出活动或打架时,趁隙进入雌性的闺房。相较于耗费能量发育巨角的好斗雄性,“娘炮”的后代发育成功率更高,也有着更多的精子用于交配后的“竞争”。不论是无角的“娘炮”还是有角的“武士”,都会被雌性接受,作为可以相互替代的演化策略留存在种群之中。

这种策略并不是牛头嗡蜣螂独有,雄性流苏鹬更是分为了三种形态。第一种是有着流苏般彩色“领子”的领地性雄鹬。第二种是白色领子的“卫星”雄鹬,可以和领地性雄鹬共存,共享交配的机会。第三种雄性与雌性相似,没有领子,借此混入领地与雌性交配,并且,雌性流苏鹬似乎更喜欢这些“娘炮”。<戳这里了解“四种性别”的流苏鹬&

两种雄性的流苏鹬 | wikipedia

无独有偶,澳大利亚巨乌贼Sepia apama凭着变色天赋精通“娘化”。体型较小的雄性乌贼会装作雌性“路过”强壮的竞争对手,以免被攻击,等见到雌性后再显出雄性“本色”。当雌雄同时在场时,“伪娘”甚至可以做到身体一侧“娘化”,而另一侧保持雄性体色不变,伪装、撩妹两不误。雌性乌贼对此也欣然接受。

澳大利亚巨型乌贼 | wikipedia

澳大利亚的佐治亚索蟾(Crinia georgiana则会根据斗争形势调整策略。雄性通常在繁殖季用强壮的前肢相互扭打,争夺领地和妹子。但当一片栖息地内雄蛙数量太多时,雄性反而暗自减少“长肌肉”的能量投入,转而韬光养晦,增加精子数量。

正在哲学摔跤的雄性佐治亚索蟾 | Jean-Marc Hero / wikmedia

异性筛选与同性博弈

除了上面这些部分雄性“娘化”的例子以外,彩鹬的性别角色更加有特点 。彩鹬实行的是一妻多夫制:求偶季节,雌鸟主动发出求偶叫声追求雄鸟,然后依次给自己后宫中的各位雄鸟产一窝卵,由每只雄鸟来负责孵化。小彩鹬破壳之后,也是雄鸟来保护、抚育自己的孩子。

类似地,斑鬣狗群体中雌性地位要高于雄性,而且还长着雄性一样突出的外生殖器,交配与否也是雌性说了算。

雄性(左)和雌性(右)斑鬣狗的生殖系统图示 | Anatomische Gesellschaft / Anatomischer Anzeiger(1922)

大刘的科幻史诗《三体》,描绘了未来人类社会男同胞们女性化的趋势,并把这归因于长时间的和平与飞速发展,生存压力日益消除。然而维持“男性气质”的,会是“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吗?

实际上,在有性二型的动物中,将体型、举止与性别进行挂钩,在更多情况下恐怕是性选择的结果。在鸟类,很多雄性拥有鲜艳的羽毛,而雄性突眼蝇竞争交配权是靠互相比较眼柄的长度。这些外表特征实在难与“更高更快更强”联系起来,事实上也与特定性别无关——比如彩鹬就是雌性色彩鲜艳,而雄性体色恰似雌绿头鸭,更别说惨兮兮被吃掉的雄性螳螂和蜘蛛们了。

彩鹬的雌性(右)比雄性(左)更艳丽 | Dick Daniels / Wikipedia

由于性选择而长出长长眼柄的突眼蝇 | wikipedia

在演化中,异性之间的筛选同性之间的博弈,最终在不同物种中形成了稳定而多样的两性角色和交配策略。

雄性之间的“战争”,甚至可以从交配前持续到交配后。对于前面提到的牛头嗡蜣螂来说,发育期间获得能量和资源的多少,是决定一个个体采取何种策略的重要因素——营养好的个体成为长角的“兄贵”,试图在交配前把竞争者拒之门外;而发育时缺乏营养的个体舍弃双角、产生更多的精子,则可以在啪啪啪后的雌性体内“淹没”对手。

性选择导致性二型也可能是由于异性的偏爱。免疫力选择理论(immunocompetence)认为,雄性气质来自于能抑制免疫系统功能的雄激素(睾酮),所以浓浓的雄性特质宣誓着“抵抗力下降爷也不在乎”。

评价一个人的是什么

回到我们人类自己,性二型的确表明了性选择的存在。有意思的是,研究发现,压力激素(一种糖皮质激素)的存在会让雄激素“事倍功半”,削弱受异性欢迎的男性气质。另有研究提出,相对于欠发达地区来说,发达地区的女性更中意低压力水平的男子面容,而并不那么在意雄激素相关的容貌特征。看来对“男子气概”的追求,无疑也是要随着社会进步而变化的。

归根结底,在现代科技和文明背景下,外貌体态、性别、积极品质三者之间恐怕并没有固定的逻辑关联。多元社会中,绝对不乏坚毅勇敢的姑娘,而具有社会责任感、认真奋斗的男性同胞们,又何须粗犷的线条才能为国家民族的富强做贡献呢?

就像圆滚滚没有线条的雄性竹鼠,也可以很漂亮

事实上早在两千多年前,先贤就谈过“暴虎冯河”的匹夫之勇,跟“安天下之民”的“文王之勇”相去甚远。“自强”“勇气”这些品质,与性别、体型、情态更是没有什么关系。

正如主流媒体评论所说:“外形不是问题的关键,内涵才更深刻地决定着人们对一个人的评价。”“娘炮”之称,当不当休矣?

无题

会变性的螺

小鱼也是靠谱奶爸

千奇百怪的动物丁丁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