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相伴,生活如此迷人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大明

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正在郑州市举行。电影节,可以影响一座城市的气质;好的电影,也可以改变和塑造一个人的灵魂。

有了电影的陪伴,我们的生活愈加丰富多彩,也愈加迷人。生活在有电影的年代里,每个人的生命都多了一丝幸运。能够尽情享受电影的观众是幸运的,那些为电影事业的发展付出心血的人也是幸运的——

一个收藏电影胶片的人,会因为观众的喜爱而感到莫大的满足;一位影院的工作人员,会因为影迷的认可而暂时忘却背后的艰辛;一个众筹电影的志愿者,会因为推介了一部好的作品而萌生出成就感;一个公益放映活动的参与者,会因为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而鼓舞欢欣。

今天,一起来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

电影胶片,一生的缘

文:张建洛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洛阳老城区人,1979年在广西边防服兵役,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部队的时候,我曾短时间担任电影放映员为战友们放映电影,没想到一下子对电影胶片着了迷,并与它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退伍回老家后,我开始从电影院收集一些废弃的电影胶片,以新闻纪录片为主。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的月工资只有30多块,而一部电影胶片要50块。为了筹钱,我曾拿着三部照相机到新兵报到点为新兵拍照,连夜冲洗出来,一张收一块钱。

到了1993年,我在北京电影学院第四期电影电视编导班进修,经汪流、周传基、傅正义、司徒兆敦等老师指点,开始兼收故事片——因为故事片的拍摄场景也能保存当时的历史风貌。比如《跟踪追击》中有六十年代的广东街景,《神女峰的迷雾》能让人一窥七十年代的三峡旧貌。

后来,我开始在各地的电影发行站收购老胶片,有时候称为痴迷也不为过。比如有一次,我倾尽所有家当加借钱凑了60万元,买了整整四卡车电影胶片。作为一种消耗品,电影胶片的使用寿命有限,早期的硝酸片还是易燃物品,这就需要恒温恒湿环境来保存。为此,我买了好几台空调,一直开着。

随着藏品越来越多,2015年,经省文物局批准,我筹建的博物馆“百年留声博物馆”在洛阳正式开馆。馆内现有中外电影胶片1.2万部(其中含1978年之前的新闻简报和纪录片2000部),电影放映机62台,清朝、民国以来的老唱片1.8万张,留声机203台。馆内还专门设有放映室,定期免费放映老电影。成立6年来,百年留声博物馆共为90多家单位、70多个社区、24多所中小学以及农民工群体等义务放映1200多场次,免费接待中外游客35万多人次。

洛阳百年留声博物馆的万部电影胶片库

无论是在农村的打谷场、城市的街坊还是在电影院里,电影丰富了几代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大家对电影的情愫是特殊的,也是朴素的。我接待过一位老太太,当年她抱着小孩去看《冰山上的来客》,孩子哭哭闹闹,她进进出出,没看完整,成了她的一个遗憾。几十年后,老太太的孩子找到了我,请我专门在其母亲76岁生日时放映了一场《冰山上的来客》,老太太非常高兴,说自己终于“圆梦”了。2015年,恰逢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洛阳某县有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军人过90大寿,寿宴结束后,他的儿子在家中小院里放映了一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拍摄的抗战故事片,用的是现代数码投影设备。不料,他的父亲看了不到5分钟就生气了:这不是电影吧?无奈的儿子只好联系了我们。当天晚上9点半,我们带着电影胶片放映机赶到这位老军人家中,播放了故事片《地道战》。观看完毕后,老军人不停地说:“这是文化大餐,胜过山珍海味啊!”

今年八一建军节,博物馆特别为洛阳几十名离退休党员干部播放了《64.65.66年三次核试验》彩色纪录片。放映过程中,画面中出现了一群在荒无人烟、风沙弥漫的戈壁滩上作业的官兵,他们都没有佩戴口罩。这时,一位亲身经历过那些岁月的87岁老人让我暂停播放,站起身来眼含热泪地对一起观看电影的20多名大学生说:“孩子们,看到了吧,当年我们不是不想戴着口罩抵御风沙啊,是真的没有啊。今年疫情期间,看到我们的口罩供应这么充足,真让人感慨万千!”闻者无不动容……

我想,这就是中国人独特的电影情结吧。

2016年10月,中国内地最早建成的专业化电影胶片洗印基地——上海电影技术厂最后一条商业化胶片生产线宣告关闭,意味着已存在120多年的胶片电影在我国成为历史。有业内人士认为,一些孤本胶片应该作为文物来看待,国家应该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对胶片进行文物定级,这样对胶片的保护会有很大帮助。

电影胶片无法再生,随着岁月的淘洗只会越来越少。今后,我会收藏更多的电影胶片,保留住珍贵的历史影像和几代人的回忆,也希望它们能在越来越先进的技术手段下焕发出新的生机。

“光鲜”背后的辛劳

文:季志勇

2014年5月8日是个值得我铭记的日子,那一天,我正式进入电影院线工作。目前,我是郑州奥斯卡熙地港国际影城市场部的一名经理。由于长期在一线打拼,6年多来,我见证了影院行业的很多变化,比如观众从现场买票到在网络上购票,从普通的放映设备到如今的CINITY放映系统等等。

在一些朋友看来,在影院工作是一份“光鲜”的职业——除了能够第一时间知晓相关影讯,看电影也比一般人方便许多,还能在路演、粉丝见面会等宣传活动中与一些“传说”中的明星近距离接触,让人很是羡慕。不过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光鲜”的背后是巨大的付出,是和同事们一次次艰苦的“战斗”。

就拿去年的一次活动来说吧。彼时,《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一位主演为了“造势”,要来郑州与影迷举行见面会。这个消息很快在影迷圈里炸了锅,我们接到任务后更是“如临大敌”——每一家影城的路演时间都是二十分钟,而熙地港影城是活动的第一站,我们这边耽误一分钟,那么下一站就得减少一分钟,马虎不得。于是,提前一周,我们就开始准备了。

准备的过程是繁杂的,事无巨细。由于经验较为丰富,全程接送及陪同调配的任务历来都是由我来协调。在这里我可以保证的一点是,我从来没有“狐假虎威”过,更不会呵斥影迷,因为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出于对电影的喜爱、对导演和演员的认可而共聚一堂。

但那一次,这位演员的影迷实在是太多了,出乎我的意料。从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到四五十岁的大叔大妈,很多人想让我提供一个与演员面对面的机会。我只好满口回答着“尽量”“争取”,这不是我摆谱,而是真的左右为难,没办法。

按照流程,企划人员先拿出一份详细的接待表。演员一行的车辆到了地下车库后我们如何上车指路?来去路线如何安排?商场保安的演习放在什么时间?休息室里的饮品、果盘、海报如何摆放?这些都有明确的规定。这次由于演员名气较大,我们的方案不得不预备了两套,若第一套临时出现纰漏马上就进行第二套。由此不难发现,为了一场见面会,我们需要动用多少人力和物力,说是“使出浑身解数”也不为过。

门票早已售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从中午开始,影迷就开始慢慢聚集在大厅里,签名墙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铁马墙”也早已在贵宾室和大厅之间隔开了一片区域。我们早早在现场一遍遍检查着各处设施。有人说了一句:“万一演员要去卫生间怎么办?”卫生间在贵宾室南边,被“铁马墙”挡住了。当时我们谁都没有在意这句话,想着总不会这么巧吧?

但事实证明,再怎么细心都不为过。先是演员的飞机在成都晚点了,到达时间待定!我们立刻派出了最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去安抚影迷,还好,大家的素质都挺高,现场没有出现什么波动。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演员一行来到了影城,按照既定路线被带到了贵宾室。影迷们激动地尖叫起来,演员也和大家挥手致意。在贵宾室,他略显疲惫又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想得真周到。”补妆一两分钟后,他突然对我说:“麻烦你,我想用一下洗手间。”当时我就感觉头蒙了一下,随后,在八个安保人员和部分工作人员的努力下,“铁马墙”向南边推移了五米,空出了卫生间的进口。不过,这也把在南边等待的影迷高兴坏了……后面的一切都按部就班,影迷和演员进行了友好的互动,气氛十分融洽。

一天工夫下来,我们个个都累得不轻。活动结束后,身体和精神上都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那天也睡得格外香甜。不过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投入了另一场“战斗”……

电影有光,照亮前路

文:朱顿

约旦河谷平原上的耶利哥古城有上万年历史,城里有一座高8.5米的石塔。每年夏至的黄昏时分,附近海拔最高的那座山的影子正好落在塔尖上,视觉效果十分震撼。考古学家猜测,当地酋长选择在夏至那一天登上塔顶,就是为了让周围的老百姓产生敬畏之心并搬入城中定居。这,大概就是光影的魅力——它可以渲染出无形的力量,也可以描绘出美好的愿景。作为一门光与影的艺术,电影大概也具有此般魔力。

2018年6月的一天,我受一位朋友邀约,同去郑州市民航路上看电影。那天傍晚,按照微信公众号公布的地址指引,我们摸索着来到一个小区,借着微弱的灯光找到一个房间。推开房门,一屋子的陌生人正坐在那里,等待着电影《鱼缸》的放映。放映结束后,大家畅所欲言,谈论着对电影的看法。这样的体验,和在电影院里截然不同。那时起,我便牢牢记住了这个公益放映组织的名字:“郑州电影之光”。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在这里陆续观看了《修女艾达》《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银翼杀手》《肖申克的救赎》等经典作品,感悟良多。随着交往的深入,我也慢慢地从一个观众变成了组织者之一,主持过《花滑女王》《北京遇上西雅图》等影片的观影活动。我很喜欢在放映现场结交的朋友,喜欢约上这些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一起去看新上映的院线电影。每当她们连跑带跳地来迎接我的时候,我会觉得城市的阳光忽然炽烈起来。

《天堂电影院》剧照

“郑州电影之光”成立于2015年底,由郑州一群热爱电影的小伙伴发起,每周组织免费的线下观影活动。志愿者们平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但会积极热情地利用周末时间在社区、咖啡馆、书店、茶室等场所为或熟悉或陌生的影迷放映经典影片并组织交流活动。时光流逝,在黑暗里我们慢慢地一起与电影跳舞,偶尔对视,会发现电影的光照在彼此的面庞上。庸常的生活里,这样的活动就像是一个出口,释放着我们在平日里的压力,排解着仿佛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

在斯皮尔伯格、斯科塞斯等老去的电影艺术家哀叹“电影已死”的今天,仍有不少电影人和影迷坚守着一种理想主义。他们就像是两条并行的河流,共同穿越在激荡的光影山谷中,用“电影要有光”的响亮口号和践行尝试,营造出初生牛犊的前行之态。

这样的观影活动让我明白,电影是活生生的,生命也应该是活泼泼的。这些光影随行的日子,就像是我生命中一部精彩的无声电影,让我更加喜欢活着,看着自己的心灵一步步变得轻盈而丰满,也让我获得了更多参与的激情与自信——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在郑州召开前夕,我参加了电影节观众评委的两轮选拔活动,还参加了“我的电影故事”征文比赛并获得三等奖。

电影有光,照亮前路。正如“郑州电影之光”的宣传语里所说的那样:“电影会散场,但故事不会结束。除了这一生,又没有别的时间。所以,电影要选有光的。人生苦短,让我们用电影延长三倍生命。”

让好的电影遇见对的观众

文:陈不二

“在河南深山的巷道里,爆破工陈年喜吼出: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在安徽几百米深处的地心,挖煤工人老井小心翼翼地下锄,他心里想着:哪一块煤里,不含有几声旷古的蛙鸣……”这些打动人心的诗句,来自纪录片《我的诗篇》。该片由吴飞跃、秦晓宇共同执导,讲述了忙碌于幽深的矿井与轰鸣的流水线、漂泊于故乡与城市之间的六名打工者饱经人间冷暖的故事。其实在2017年1月公映之前,它已通过“众筹”的方式在国内200多个城市放映。而我,是那次“众筹”的参与者之一。

众筹,是指一种向大众募资以完成某个目标的行为。众筹观影,说白了就是自主召集想要一起观影的观众,自己完成排片,流程上包括选择时间、确定影院、筹集观众、安排点映等。一般情况下,一些商业前景不明的电影较难在院线获得排片,众筹观影则能“另辟蹊径”,为这些作品吸引到一定的票房空间。

2016年,“大象点映”平台在多个城市同时发起了《我的诗篇》众筹观影活动,大致规则是:由一名观影发起人负责征集观众、联系影院,征集人数根据影厅大小而定;当人数达到预期,观众可于规定时间内凭报名的手机号前往指定影院领票观影,如果报名人数在截止时间内未达预期,那么众筹失败,全额退款。

《我的诗篇》海报

作为一个电影爱好者,也是出于好奇,我联系了几家平时经常光顾的影院,咨询是否可以排片、影厅容纳人数、票价等事宜。经过沟通和对接,最终确定于郑州市人民路上的横店电影城进行放映。然后,我在点映平台上报了名,后台很快就审核通过了,我有幸成了全国第288位观影发起人。接下来,我要在郑州寻找65名观众——只有凑够65人,才能保证影院不会亏损。

购票链接刚出来的时候,我自己先买了两张。5月18日,我在朋友圈分享了第一条宣传信息,“路过”的朋友纷纷点赞,也有朋友提出了一些疑问。两天后,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解释了我为什么要发起这场众筹以及如何购票。很快,就有朋友给我发来付款截图,告诉我已经购票成功,并主动帮我转发了宣传链接。这让我欣喜若狂。

但是,接下来的两三天,众筹数字不见变化,我开始沮丧起来。那阵子,我在各个社交平台上每天至少发布三条和众筹有关的内容。可能是由于用力过猛,一些朋友不理解,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地为一部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影片摇旗呐喊,我一时答不上来。一些人调侃我是“票贩子”,让我感到挺委屈,连吃饭都忧心忡忡,反复怀疑自己做众筹的意义。

幸运的是,几位和我交好的大学校友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励。一位师兄看到链接后主动私信我询问具体情况后,毫不犹豫地买了10张票;人民路新华书店的杨老师对我说,如果需要场地的话那边可以无偿提供,同时还帮我制作了两米宽的签名海报背景;一位青年诗人主动提出,放映活动现场可以赠送观众15本个人诗集……

众人拾柴火焰高。看着余票越来越少,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慢慢落了地。活动当天——2016年6月5日下午,我和朋友们早早地来到影院,影院经理很热情地帮我们准备了供大家签到的桌椅。

电影终于开始了,效果非常好。没有人在影厅里吃零食,也完全听不到窃窃私语的声音。当晚,我们和影片主创团队进行了线上交流。我的一位好朋友特地从山东赶来支持,被《我的诗篇》深深打动,后来他也接力成为潍坊的众筹观影发起人。

通过这次众筹,大家组建了微信群,经常在群里分享关于电影、文学的话题,交到了不少聊得来的朋友。后来,我又在点映平台陆续发起过《摇摇晃晃的人间》《找到你》《绿皮书》的众筹。与那时相比,如今国内的众筹平台已经非常成熟了,流程上方便了不少。我衷心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影片通过众筹观影的形式进入影院。

为什么要努力地为一部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影片摇旗呐喊?那时的我回答不出,现在我好像有了答案,那就是:让好的电影,遇见对的观众。

小贴士

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在郑州举行期间,《黄河大侠》《少林寺》《黄土地》《黄河绝恋》《美丽的大脚》《百鸟朝凤》《我不是药神》等影片会有展映活动,有兴趣的影迷千万不要错过,具体请关注各大院线发布的公告。

《河南日报》2020年9月25日20版

编辑:河南日报文艺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