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的三首诗,孤独的三个境界|百家故事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文 | 上官小酒 · 主播 | 紫陌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公元721年,大唐长安的岐王府的歌舞之间,玉真公主见一弹琴的清雅少年,问岐王:

“他是谁?”

“一个懂乐的人。”

琴音停,公主看向他:“这是什么曲子?”

少年答:“《郁轮袍》。”

在长安城里,玉真公主从未听过这样的音乐,而接下来,岐王让他递来诗文,看完,公主眼睛一亮,说:“如果这次科举你取得解元,我定会全力举荐你。”

那年,二十一岁就中了解元的王维,写下“新丰美酒斗十千,系马高楼垂柳边”。

那年,他向往边塞,因为繁华他已经有了。

那年,他还不知,自己会经历人生无数的孤独,会喜欢写诗用“空”字,会被后世誉为“诗佛”。

读过王维的这三首诗才明白,总是有些孤独被放在那里,处好了,人就通透了。

孤独,是惜音

武则天长安元年,蒲州的一所大宅里,所有人都在等着产房里的一声婴儿啼哭。

在这个孩子尚未降生之前,便注定了将拥有不平凡的人生。

那个时代有“五姓七家”之分,名门太原王氏正是其中之一,而他们往往只跟同等门第的望族联姻,出身王氏的王维,母亲就是博陵崔氏。

因为母亲向佛的缘故,王维的名与字“摩诘”,连在一起便是“维摩诘”,在佛家里有“洁净,没有尘污”之意。

朦胧中,似给他画上了人生的底色。

这个家的祖父曾是朝廷乐官,在摩诘很小的时候,就教习他琵琶,加上超强的音乐天赋,长到少年时便以一手琵琶曲名动京城。

而他的父亲尤其喜爱诗文,于是便亲自指导功课;

母亲擅长作画,从小耳濡目染之下,王维的一笔水墨画练得超然绝群。

这样的王维,一出生便身带贵族气质,《集异记》中说他:“妙年洁白,风姿都美。”

兼具音乐和文学的造诣,想来见过他的人,也一定会被这如夏花般绚烂的光芒吸引。

等到二十一岁,中了解元后,王维被任命为太乐丞。

他的日常主要负责皇家音乐和舞蹈,但是,命运就是没有任何安排的,在看似一帆风顺中来一道急转飓风。

王维这原本跟朝政没什么瓜葛的工作,却因为在彩排狮子舞的时候,私自看伶人舞黄狮子而获罪,因为“黄”,是皇家专用。

总之,王维的仕途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迎来了第一个灭顶之灾,他被贬了,去当了个济州司仓参军。

在这段骤然跌到谷底的日子里,他本以为没有比这惨更痛的时候,妻子却因难产而死。

他对仕途,怀疑了,他对红尘,心灰了。

在王维临近三十岁的时候,顷刻间,孑然一人,他的孤独,是失去。

不像旁的文人那样,会将怅然的爱恨融入诗词,在王维流传的名句中,似乎也难寻关于他感情的踪迹,但他有一首名诗,叫《相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往后余生,王维没再娶妻,独身至老,因为有过最好的知音,而无需再去寻觅。

《相思》里,读来是朦胧的初遇,细想,却是深刻的孤独,“愿君多采撷”,就是愿君多多珍惜,不要等到失去才后悔莫及。

孤独,是治愈

被贬官的王维,一直等到唐玄宗泰山封禅,大赦天下的时候,才终于有回到长安的机会。

这时的当朝宰相张九龄,非常赏识王维,遂任命他为右拾遗,接着又提拔至监察御史,并让他出使凉州,担任河西节度幕判官。

从少年时便向往的塞外,兜兜转转,终是抵达了。

也是在那里,真正触及之后,王维写下了千古名诗《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所见即所思,会看到“孤烟”的人,内心也是孤独的吧。

从前的王维,写“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而如今,他说“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兄弟,现在多喝几杯吧,不然到了塞外,喝酒也就喝了个寂寞。

生活就像一个奇妙的上帝之手,轻轻拨动,让王维从长安的绚丽,望到了大漠的孤烟。

在极尽的辽阔中,他发现,有些孤独被放在那里,是有它的意义。

天宝十五年,张九龄被逼走,奸相乱政,叛军动地而来,安史之乱爆发,长安沦陷。

来不及出逃的王维,留在长安被迫出任伪职。

直到战乱平息,等着他的就是锒铛入狱。

再一次的灭顶之灾,这回,王维因为当初被俘期间写的一首《凝碧池》,表达了思念李唐的悲伤,加上弟弟刑部侍郎王缙平反有功,请求削级为兄赎罪,才终于逃过一劫。

人的性格与气质,终究与他的境遇相关。

遇到什么样的人,经历什么样的事。这些冥冥之中,都把王维的心境,打磨得有了自我愈合的能力。

孤独,是从心

经过跌宕的人生旅途后,王维的心态变得更加平和,不是炫目的光芒,而是回归到儿时听着母亲礼佛时的安静。

大隐隐于朝堂,他的官位反而越当越高,到了尚书右丞,所以后来人也称王维为“王右丞”。

而他业余的爱好,就是倒腾自己的辋川别业,辋川有盛景二十处,他就挨个地方作诗,在他所到之处,看到最多的是“空山不见人”、“独坐幽篁里”、“涧户寂无人”。

他似乎更加孤独了,但是,并没有不快乐。

反而,有种舒服的从心。

这是怎么做到的?

在《终南别业》里,王维写出了他最高级的人生境界: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他曾经向往繁华,晚年来才安家南山。

兴致来的时候,就一个人独自去旅行,有快乐的事也自己陶醉。

一个人在山间信步时,走到溪水尽头无路可走了,那就坐下来看天上的云吧,遇到人就聊两句,一切都刚刚好的样子。

这首诗里写的生活听起来很孤单,但这正是王维与自己内心平和相处的状态,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境界。

我们会常常因为在乎外界的看法,而忽略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其实,回归到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想要的是什么,真正的快乐是什么。花时间与自己独处,因为,那是我们最重要的自己。

苏轼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所以,当读到王维的诗时,哪怕身处喧嚣,依然能内心平静,他有“深林”,有“青苔”,所谓心旷神怡,就是能将人置于空然的世界里。

从前的王维,看天地,看众生,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而今时过境迁,他发现一个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自己,关注到自己,人在宇宙中确实是渺小如微尘的,我们总是身处孤独,但独处却不是坏事。

如果没有知交,那便独自前行;

与其触景伤情,不如寻找治愈自己的方式;

听从内心,心境不同,所遇见的风景也不同。

王维的这份坦荡和惬意,是安静而富有生机的,他去掉了俗务、角色、官位,他找到了跟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也让后来人从他的诗文里,参悟着他们自己的方式。

想来,这也是王维这样的诗人之所以名垂千古的缘由,与君共赏。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