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粗粝干瘪的外表下,包裹着最纯净的本心

刘姥姥是个地道的村妇。第一次到贾府,纯属为生计所迫,因为冬事未办,一家人快活不下去了,便豁出一张老脸,前来打秋风,得了二十两银子,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而第二次进贾府,则像是亲戚间的正常往来了,刘姥姥带着一车新摘的瓜果,可谓知恩图报,有来有往。当然,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因为合了贾母的心意,刘姥姥在大观园好好地逛了一回,把生平没经见过的,没享用过的统统都见识了一遍,并且用她独有的智慧逗得众人大乐。临行时,不仅高层送礼,那些丫环也纷纷来送,很是热情。把个刘姥姥弄得受宠若惊,不住念佛。

而凤姐儿的心腹平儿,除了给刘姥姥送衣物,又向刘姥姥索要起礼物来,“……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灰条菜干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胡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个就算了,别的一概不要,别枉费了心。”

平儿向刘姥姥讨要东西,可以看出平儿的聪明和善良,其实贾府还缺什么呢?主要是让刘姥姥更有被尊重的感觉,收自己的礼物更有底气,而不像是施舍。而且平儿要的东西,对刘姥姥来说,又是比较易得之物。

庄稼人生计艰难,粗茶淡饭已是知足。如果收成好,那是上天眷顾,倘若不好,那就得挨饿受冻。而将鲜蔬晒干,也容易保存,在青黄不接时以作充饥之用。不过,菜条干的独特风味也是很不错的。

如果刘姥姥可以选择,她肯定宁愿天天吃肉,但是又吃不起。然而对于天天大鱼大肉,油水太足的贾府众人来说,从不知饥饿为何物,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就比如刘姥姥在大观园宴席上吃到的“茄鲞”,她活了一辈子,别说没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过。当凤姐儿如数家珍地告诉她茄鲞的配料表时,刘姥姥不淡定了,直呼倒得十几只鸡来配它!是啊,在朱门大户,就算是普通的菜蔬也得整成豪华配制版的。

剥削阶级穷奢极欲的享受,吃也占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在贾府,就连一碗米饭都有很多讲究,像贾母所喜的碧粳粥、红稻米粥、燕窝粥,野鸡粥等等。贾母也曾随意将二十五斤御田粳米送给刘姥姥。下雪的天气,贾宝玉和众小姐在芦雪庵烤鹿肉吃,而贾母所吃的是未见天日的蒸羊羔肉。王熙凤与贾琏的日常饮食也不错,当赵嬷嬷来访,还马上热情招呼,吩咐人夹软烂的火腿炖肘子给她吃。

贾府的生活是很富足的。上从转着水牌子,吃遍各种美食的贾母,下到沾着主子光的,混得稍微像样的下人。比如贾宝玉给袭人留的糖蒸酥酪,芳官转手给柳五儿的玫瑰露。别说刘姥姥了,就算是中等之家也未必认得。贾府的日常就奢靡,若是遇到节假日,那更不得了,不吃好玩好,不一醉方休,那都不叫豪门。

然而吃得太精细,让贾府里的各位领导,都失去了对食物的兴趣。贾母就说过,“这油腻腻的,谁吃这个!”而类似的话,怡红院的新宠芳官也说过,当面对厨房柳嫂子给她准备的爱心营养餐,连贾宝玉都胃口大开,芳官却很不耐烦,“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

越好的东西,吃得越多,越是会腻,鸡鸭鱼肉再好,也不能顿顿吃。也就难怪探春,宝钗还私下拿钱给柳嫂子,让她做一道清炒枸杞芽儿。光是听听,就很清鲜,这才是受小姐们喜爱和推崇的饮食。就是俏丫环晴雯,所喜欢的也是豆皮包子,以素净为要。

贾府人家过的日子,村妇刘姥姥连想都不敢想。当她听说平儿说到大观园里吃螃蟹,立马展示了高超的算账本领,得出螃蟹加上酒菜,得花二十多俩银子,够庄稼人过活一年了的结论。富贵人家的一桌酒菜,却是贫苦百姓的一年之需,真是天悬地隔的差距。也就怪不得当时王夫人无意间的那二十两银子,确实解决了刘姥姥一家的生计难题。

刘姥姥们平时吃的是什么呢?可能仅仅是果腹之物,也上不得台面。然而乡下人所晾晒的菜干儿,却也是非常不错的美味。既美味开胃,又很健康。也就难怪受到贾府上上下下的欢迎。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厌,倒不如野菜来的入口。

所以,对贾府众人来说,这些再寻常不过的菜干儿,却值得惦记,偶尔一换口味,便觉得很稀罕。只是平时,他们是少有机会吃这些东西,就像刘姥姥天天盼望着吃肉,生活里缺什么,就梦想拥有什么。

当刘姥姥来到贾府,在众人的眼里,她仿佛来自天外,浑身都是谜,而她又是一个丑角,娴熟地扮演着人们所希望她扮演的角色,引来一场哄堂大乐。这是一场富与贫,雅与俗的碰撞,但不关丑美,也不分对错。

在深宅里呆惯了的太太小姐们,难得看到像刘姥姥这样稀奇的人物,而享尽荣华富贵的贾母,也需要有一个强烈的对比,才更有优越感,也觉得生活有些新鲜意味。

刘姥姥卖力地演出,她所为的,只是多吃几顿肉,而周围的小姐们说说笑笑,好奇地看热闹,生活也多了些乐趣,虽然刘姥姥是个粗人,带来的不是诗情画意,但她却是活生生的,贾府的空气再压抑,也压不住她。

她就像野草,越老越坚的野草,她又像是晒干了的园子里的菜蔬,也曾有过水灵青葱,但经霜历雪,变得干瘪坚硬,看上去是丑的,不入眼的,却实在,耐饥寒,一经温水,又散发清香,活力四射。

她不在乎,被人取笑和逗乐。甚至寄居在栊翠庵的妙玉,连她使过的茶杯都要砸掉,嫌她脏。但刘姥姥,才是内心最干净的人。而贾府里的众人,外表光鲜,吃香的喝辣的,但他们真的知足吗?快乐吗?幸福吗?

贾母一生享不尽的富贵,到了老年,走到了最高的位置上,既威严又慈爱,然而她没有烦恼吗?从整个家族所透出的日薄西山的气息,到为了宝玉,黛玉等儿孙的操心不断,而贾府上下一声声老祖宗,老太太的奉承下,又有多少的真心呢。

元春虽贵为皇妃,却在省亲时悲戚不已,面对亲人难以抑制,对父亲贾政说道:“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黛玉丧父母,在贾府自觉寄人篱下,更是金莼玉粒也难以下咽。

在宁国府的尤氏姐妹,自以为攀上了高枝,却不料却是火坑泥淖,一失足成千古恨。

也许这世上,人人都有各自的烦恼,很难说哪一种生活更好。然而刘姥姥就像她带来的干菜一样,虽然不好看,却最有生命力,承受得了一次次打击,也扛得过一回回坎坷,历经生活琐碎。岁月苦难,到了最后,却还能舍出一切,救助巧姐儿。那粗粝的外表下,却包裹着最纯净的本心,宛如最美好的春天。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