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之女贾浅浅诗歌被批低俗,网友:我也能写

贾浅浅,这个名字可能对很多读者来说还是很陌生,但若提到她的父亲,相信绝大多数人是非常熟悉的,那就是陕派著名作家之一——贾平凹。贾平凹是西北作家的代表人物,和陈忠实、路遥齐名。

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贾平凹之女贾浅浅

最近,贾浅浅上了热搜,她的几首诗因为使用了被网友狠批“低俗”、“不堪入目”甚至被称为是“屎尿效应”的语句而站在了风口浪尖。1月28日,文学艺术界刊物《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更是引起了舆论热议,网友们都特别想知道,作为父亲,贾平凹在品读女儿的作品时,是如何评价的。

公开质疑:

“浅浅体”之所以受追捧,是因为有无数的手在翻云覆雨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贾浅浅,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贾平凹之女,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贾平凹文学馆常务副馆长。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椰子里的内陆湖》,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入选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诗人。

在唐小林的这篇《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的文章中,作者写道,“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前述文章列举了贾浅浅各项诗歌比赛的获奖经历和诗歌作品,批评贾浅浅诗歌是“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

文章列举了贾浅浅一首《那年,那月,那书》,“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你看的什么书/《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那个老外耸耸”。记者查询后发现,这首诗收录于贾浅浅新出版的第三本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

文章称,“这种‘浅浅体’诗歌,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文章还列举了贾浅浅的诗歌《郎朗》:“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文章称,“这种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这与诗歌怎么能够捆绑在一起,更无法想象,那些出版商为何要如获至宝、争先恐后地包装出版”。

此外,作者写道,“读贾浅浅的诗歌,无数的错别字和各种硬伤从字里行间汩汩而出”。例如:《梦在左,灵魂在右》中的“风骤雨横,门掩苍(沧)浪之水”,《Z小姐的雨天》中的“一只(支)烟的功(工)夫,她和这个世界都陷入沉默”。

不过,在一众质疑声中,也有不少正面评论,“她用浅白的生活铺陈,蕴含着深刻的哲学内涵”,业界也有人赞誉贾浅浅“有某种自来通灵的气质”,“她的文字说的是生命中的卑微和挣扎,看似粗俗,但灵魂里却有着明确的性格和高贵”。

也有人举例称贾浅浅有的诗写得还是很浅近清新,具有世俗生活气息 ,比如这一首 《回家》:在路上/他摔下了车/迅速站起来/用充满泪水的眼神转身猛看/怀孕的老婆躺在地上笑嘻嘻地说没事/这是普天下最美的回眸一笑。

也有人开始关注诗歌、诗坛。有评论称,国内诗坛虽然多数时候都寂寂无声,但却总能以石破天惊之声引起强势围观,颇有些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力,继“梨花体”“废话体”走红之后,“粗话体”横空出世,“教主”贾浅浅,正是作家贾平凹的女儿。

新华社杭州2月2日评论认为,一位女诗人的几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尸字头”汉字描摹“黄白之物”,招致批评。批评意见可能未窥全豹,争议之诗或为游戏之作。但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图自赏,创新可以大胆尝试;为流觞,诗文不能有伤大雅。“《汉书》三班、建安三曹、眉山三苏、小仲马是大仲马‘最好的作品’……文学史上的家学渊源,古今中外屡见不鲜,也被无数为人父母者所艳羡。我们要防止对名宿之后有过多的恶意猜想,但是全社会也有理由希望他们能在继承创新上下功夫,或青出于蓝,或别开生面。这是公众喜闻乐见的。”

曾获赞美:

一个人能在诗里表现出幽默感是不容易的,而她可以

2018年1月,贾浅浅首部个人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首发式在北京举行,诗坛前辈包括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评论家张清华和著名诗评家欧阳江河和著名诗人西川都对贾浅浅的作品做出点评,西川评价贾浅浅《第一百个夜晚》中的一首《城市》:“这首诗特别有意思,浅浅对于世界的触及开始变得丰富,一个人本来两只手10个手指头,读她的诗感觉她可能有20只手200个手指头。一个人能在诗里表现出幽默感是不太容易的,而她有这种本领。”

文学评论家胡少卿发文《我看贾浅浅诗歌》,根据贾浅浅的整体诗歌水平做出了自己的评价。胡少卿的观点是:“唐小林认为,贾浅浅的诗歌质量低劣,属于‘回车键分行写作’。基于对贾浅浅诗歌的阅读经验,我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唐小林对贾浅浅诗歌的解读采取了典型的‘取我所需’的做法:在贾浅浅的诗歌创作中,专门挑出那些写屎尿和性的作品,以此塑造一个‘低俗’诗人的形象;在一首完整的诗歌中,专门截取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段落,以此显示贾浅浅诗歌‘白开水似’的状态。实际上写到屎尿的作品,仅仅是贾浅浅诗歌中极小的一部分,而大量的作品并没有写到屎尿;贾浅浅诗歌的典型特点也并非白开水,反而是相当晦涩的,晦涩而华丽。唐小林没有完整地、重点突出地去评价贾浅浅的诗歌,而是为了印证自己预先设定的论点,断章取义地网织罪状,毫不顾及诗人作品的基本面,这种做法丧失了最起码的评论操守。”

胡少卿认为,贾浅浅《观后感》诗歌中的比喻写出了胃部那种不顾一切的饥饿感和对美食的欲求,在肚子里产生了遮天蔽地的效果。“这样的比喻还不够‘有意思’吗?堪称精彩。”

胡少卿文章详谈了贾浅浅的几首优秀作品,以来反驳唐小林文章的观点。列举的诗歌如下:

那座岛屿

和我隔着长长的海和一张床

我枕着手臂,平视着它

房间里只容得下一杯白水

从一个城市逃向另一个城市

其实只是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房间

岛屿在看我,看我如何把身体里的盐

一点点加进那杯水里

——贾浅浅《置换》

有一天我会为你搬来一座山

你可以像梭罗那样

住一个小时

一个夏天或一个冬天

当太阳在北回归线上

收割了所有的影子

我就从山顶出发

乘着清风朝着你的树林

像月亮一样走

——贾浅浅《搬山》

胡少卿认为贾浅浅诗歌有一个体系性的特点是喜欢用典,典故有来自于中国传统文本的,也有来自于西方经典的。典故构成了贾浅浅诗歌的潜文本,使她的诗层次繁复,面貌新奇。

评论一位作家的文学作品,确实不能以偏概全来标签化一位作家。贾浅浅的诗歌到底怎么样,或许圈内人士论一论,辩一辩,看热闹的观众心里自然有了一杆秤。

对于网友的热议,贾浅浅本人目前并无回应,记者在西北大学文学院网站看到,因为几首诗歌的发酵,作为副教授的贾浅浅的个人词条,以超过3万次的点击量遥遥领先各位副教授乃至教授。 

网友们纷纷开始了模仿大赛。

———————————————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齐鲁晚报、观察者网(版权归原作,如有侵权请联系)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