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最飒女强人,一个好母亲

王熙凤这个女人不一般。

用今天的话来说,她就是妥妥的女强人,有着超强的领导和管理才能,在事业上很容易干出一番成绩。

虽然是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主外,女主内”的古代,王熙凤的光芒却一点也没被埋没。当然,这也得益于她的成长环境,她从小是被王家当作男孩儿来养的,没受过那么多束缚。而贾珍更是夸过,大妹妹说笑着就能杀伐决断。

周瑞家的向刘姥姥介绍王熙凤时,是这样形容的,连十个有嘴的男人都说不过她。也正因为她出众的能力, 再加上荣国府的特殊情况,作为大房的儿媳妇,才和二房更亲,也成了执管荣国府的第一把手。

王熙凤可谓是一门心思,搞起了事业,荣国府在她的管理下,也确实有条有理,就连宁国府秦可卿殡天时,贾珍还特地请她过去帮忙料理,经她一番整治,才结束了混乱的局面。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王熙凤也是不容易的,树大招风,过于要强,严苛,引得众人在背后抱怨,倒是她,全然不放在心上。而周旋在复杂的人际来往里,她也堪称如鱼得水,凭借着自己的精明能干、爽利周到,她受到了贾母的喜爱,也深得王夫人信任。就算是对她不满的婆婆王夫人,也表面上客客气气,从不开罪。能做成这样,放眼整个贾府,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王熙凤有一颗强大的心,执权愈久,她内心的私欲也开始膨胀,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大肆揽财。而她并无半分畏惧,甚至直言,是不信阴司报应的。

风风火火,不畏人言,连男人也比不上的王熙凤,却也有自己的软肋,那就是女儿大姐儿。

王熙凤结婚已不少年头了,古代对于女人最大的要求和认可,就在于传宗接代,而生女儿显然是白搭的。醉心于事业,人际交往的王熙凤,看上去虽是繁花似锦,是荣国府一等一的红人,子嗣却甚是稀少。如果换作其他人,可能早就危机四伏,老公接二连三地娶妾了。但因为王熙凤强大的背景,以及彪悍的作风,贾琏还不敢明目张胆地乱来。

大姐儿在贾府里是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她只是一个女孩子,还多病多灾的,都好几岁了,却连个名字也还没有,也是奇怪。贾母那样喜欢王熙凤,一天凤丫头不离口,也并没有对巧姐投多少关心,毕竟宝玉、黛玉以及其他孙女已经让她看不过来了,哪里还有闲心和精力管管这个重孙女儿?

就算是重孙子贾兰,也不过是记得,有好吃的送一碗过去。至于邢夫人和贾赦,那更是无暇顾及这个孙女,邢夫人忙着中饱私囊,贾赦忙着和小老婆喝酒。就连亲生父亲贾琏,对于自己的女儿也没多少感情,在大女儿生痘期间,搬出去的他迫不及待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和多姑娘搅在一起,哪里还关心女儿的死活?

贾府的风光,父母的繁忙,让大姐儿这个富家千金更显得无人过问,不过,王熙凤即使再忙,再毒辣,也是个合格的母亲。可以说,她这一生没有任何的软肋,除了大姐儿。

王熙凤是个大忙人,一遇到点事情,更是忙得脚不沾地。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大姐儿,但她对大姐儿的爱,一点也不少。在其他人面前,她是无所不能的凤辣子,但是在大姐儿那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照顾着女儿的生活,关心女儿的健康,希望女儿无病无忧。

书里展示王熙凤母女的相处很少,而关于大姐儿的描写更是少之又少。但从只言片语来看,强势的王熙凤,生养出的女儿却是娇弱多病的。第二十一回,大姐儿生了痘疹。痘疹即是天花,在古代,出痘疹是极其凶险,严重者可能丧命。王熙凤马上忙活起来,命人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让人忌煎炒之物,又让贾琏搬出去住,夫妻分房。给身边的丫头重新裁衣,款留医生,轮流就诊下药,十二日才放回家。

看看王熙凤的这一番操作,忙而不乱,细致上心,满满的全是关爱。与贾琏不分时间地乱来相比,凤姐儿显然更有责任感和爱意。

王熙凤是不信鬼神的,可是在大姐儿出痘时,她一刻也不敢耽误地供奉痘疹娘娘,在这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基于对女儿的担心,害怕有任何闪失。她不能拿女儿生命开玩笑。

在清虚观打醮,王熙凤一看见张道士,就催着换大姐儿的寄名符,女儿的事她随时装在心头。

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时,众人玩乐一天,十分尽兴。而大姐儿也因吹风发了热。凤姐儿无意间跟前来道别的刘姥姥提起,当听刘姥姥说道,小孩子可能是在园子里撞见了什么时,凤姐儿立即有所醒悟,叫彩明一查,果然是冲撞了花神。

因为刘姥姥的一席话,凤姐儿开始对这个村妇刮目相看,并且聊起了家常。此时,凤姐儿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二奶奶,而是需要求助于前辈的小年轻。用她的话来说,刘姥姥是穷苦人,经见得多。

这些事,王熙凤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她能对谁说呢?在贾府里,有人敬她,有人怕她,有人恨她,有人嫉妒她,真心喜欢她的少之又少,能够说说心里话的更是没有。而面对这样一个朴实无害的老妇人,王熙凤终于忍不住了,吐露了积压已久的心事。

自己的女儿如此多病,不知是何缘故。对此,刘姥姥也给出了中肯的建议,便是贱养,不要太娇惯了,少疼一些。王熙凤也觉得有道理,更是诚恳地请刘姥姥为女儿起个名字。她觉得女儿是出生的日子不好,但刘姥姥以过来人的经验打消了她的疑虑,并且给大姐儿起名为“巧姐”。听了这些的王熙凤,很是欢喜和欣慰。

为了女儿,王熙凤可谓是放低了自己的身段,也拿出了十足的诚意。这与平时所向披靡,赫赫扬扬的凤姐儿,大相径庭。

巧姐儿出生在豪门,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她有一个不靠谱的爹,却幸亏有一个爱她的母亲。遗憾的是,王熙凤忙于拼搏事业,用在家里的时间和精力十分有限。更令人感慨的是,疼女儿到骨子里的王熙凤,却不懂得积德积福,为自己留后路,也就是给女儿留后路。

当贾府倾倒混乱时,巧姐儿险些被狠舅奸兄卖入烟花之地。而幸运的是,凤姐做过唯一的善事,救助过的刘姥姥,却懂得知恩图报,卖尽家产,费尽心血救了火坑中的巧姐儿。曾经不可一世的王熙凤,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吧。

当凤姐儿落入狱中时,刘姥姥不顾一切来看望。凤姐儿口里提到的,只是巧姐儿。这是她唯一的念想。她知道此生造了太多孽,她也不怕报应,然而她怕的是,留下巧姐儿孤零零一个人,将会受尽世间苦难,那才会让她痛彻心扉,生不如死。

好在,巧姐儿最后的结局,算是好的了。她的人生大起大落,终于因了凤姐儿的一念之善,在山水田园里,有了一方栖息之地,有了平凡却平静的人生,这是她的福气。凤姐儿也应该会含笑九泉吧。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