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对狐狸精的定义

王夫人生平最厌恶和忌讳者,便是狐狸精了。尤其是在自己儿子贾宝玉身上,她难免更提起了精神,生怕宝玉被狐媚子们勾引了去。毕竟贾宝玉身边,服侍的人特别多,而...

贾宝玉一向尊重体贴女孩,为什么忽然踢袭人、骂晴雯?

贾宝玉无疑是贾府男子中的异类,或者说一股清流。高门大户里的纨绔子弟,老爷少爷们,无不视女子为物品,甚至是玩物,从无尊重可言。而贾宝玉却语出惊人,赞女儿而...

博学多识的薛宝钗,为什么愿意嫁给不学无术的贾宝玉?

曹雪芹笔下的薛宝钗,几乎是个完人,品格端方,容貌丰美,博学多识,随分从时,虽然客居贾府,但上上下下无人不夸。而贾宝玉呢,则是个混世魔王孽根祸胎,是个不读正经书...

红楼梦里最没有安全感的三个人,为了地位刷存在感,最终害人害己

人生在世,肉身凡胎,总是难以做到绝对稳妥的安全。各种各样的不安全感,会以不同的表现形式冲击我们心灵与灵魂的深处——这个是客观存在,谁也难以完全避免的...

红楼人生:取个洋名没那么简单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陈艳涛  一天之内,芳官的名字一改再改。贾宝玉式豪门子弟对外族和外国的复杂文化心理,通过这一串可笑的洋名一一展示出...

​读《红楼梦》一得

对我而言,《红楼梦》是我对于文学乃至美学的人生启蒙,毫不夸张的说,是它构成了我最初对“美”的认知,我评判“美”的基本价值尺度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它的影响...

红楼梦:那一刻,这就是爱情

有句话叫作,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现实生活中,很多以浪漫感人开始的爱情故事,因世事沧桑,人心多变,鲜少有能终成眷属的,但那又如何呢?曾经拥有过,一样值得...

从绛芸轩到怡红院,贾宝玉的住所名里,藏着曹公深意

作者和脂砚斋,倾注全部的天才和一生的心血,成就了《脂砚斋评〈石头记〉》这部伟大的鸿篇巨制,而他们在《石头记》中的形象一一(甄)宝玉和史湘云,作为具有现实...

红楼梦:她是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生活原型,也是史湘云的原型

脂砚斋是与文学史上一部极其重要巨著一一《红楼梦》相关度极高的重要人物,“深知拟书底里”的她所作的批语具有不可替代、无法颠覆的权威性,探究其真实身...

《红楼梦里的中医学》六:贾宝玉像极了咱们家的猪队友,不懂中医还爱瞎掺和

(按:每周一、三本公号会连载《红楼梦里的中医学》,各位喜欢看红楼故事又喜欢中医的朋友,莫要错过了。本人才疏学浅,红学砖家莫喷,感恩。)《红楼梦》第五十一回...

红楼梦里的寺庙庵观,到底有多肮脏?难怪贾宝玉毁僧谤道

袭人规谏宝玉一回,其中有一条说,以后再不可毁僧谤道,可读完红楼梦下来我们发现,贾宝玉的毁僧谤道完全有理啊。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红楼梦里的寺庙庵观,就没几个...

袭人被宝玉踢了一脚后,为什么连争荣夸耀之心都灰了?

红楼梦第三十回,发生了一件事,宝玉因丫鬟开门迟了,加上之前的几件不顺心的事,心中早已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等到有人开门,也不管是谁,直接上去就是一脚,没想到,这...

红楼梦:最后的“王妃”一一探春之悲,作者之悲

上一篇拙文(详见《“行”走红楼》系列拙文 96《探春一一天生奇才,悲歌末世》揭示了探春的悲剧人生,本篇拙文将探讨在“妙在全是指东击西、打草惊蛇之笔,若...

红楼梦里很容易被忽略和误读的细节,弄懂它们,才能真正读懂红楼

今天咱们来分析一下红楼梦里的一些容易被忽略和误读的细节,这些细节我们都曾读到过,但如果不反复阅读,细细深究,往往又很容易理解错,甚至被误导,不信一起来看...

从给黛玉道歉到踢到袭人吐血,贾宝玉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

红楼梦里提到了一件事,贾母带人去清虚观打醮回来后,宝黛便闹了别扭,在袭人的劝说下,宝玉准备去给黛玉道歉,由此开始,贾宝玉这个富贵闲人的一天,也拉开了序幕。...

邵武:小小苦瓜带来“甜”日子

东南网7月7日讯(通讯员 肖琳 兰泽宇 陈春花)7月5日,清晨的阳光已经透着些许炙热,邵武市肖家坊镇的宝玉苦瓜陆续成熟,手腕般大小的苦瓜挂满藤蔓。村民们穿梭...

红楼梦里的贾政,不是假正经,他是天底下所有父亲的典型

贾政是荣国府的二老爷,不惯俗务的他,不是与一帮清客闲谈,就是放了外任做官,甚少关心家事,却唯独对宝玉的学业十分上心。贾政关心宝玉学业,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

脂砚斋到底是谁?是男是女?答案都在史湘云身上

说不完的《红楼梦》,绕不开的脂砚斋。脂砚斋对《红楼梦》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引导读者在红楼这个梦幻的迷宫里穿行。脂砚斋似乎总是特别迫切的想要表达些什...

色彩与线条的碰撞,谷拓画作赏读

谷拓, 山东青岛人,自幼受祖父中国著名画家谷宝玉先生的指导,从齐白石、李苦禅、王雪涛诸家的画艺入手,学习技法、章法、笔法至后学习素描、油画。学生时代...

史湘云,命运的孤儿,从未被生活打败

史湘云与林黛玉一样,都是红楼梦里父母双亡的孤儿,也都是寄人篱下的女孩。黛玉是在外祖母家,而湘云则是在叔叔家。贾府中秋夜宴一回,湘云曾宽慰黛玉,我也和你...

忽然,想去大观园过夏天

海报|莫修-文 ©物道君语:从这个夏天开始,过向往的生活。张爱玲曾多次表达对《红楼梦》的钟爱,声称自己每隔三四年便要回温一次,“但凡遇见不顺心的事情,只要...

王夫人都不怎么认识晴雯,为什么却对她恨之入骨?

王夫人在抄检大观园之前,曾提到她对晴雯的一次非常不好的印象,她说晴雯在那里骂小丫头,她心里看不上那狂样子。后面又说,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晴雯到底哪里...

市委网信办援建帮扶村官微入选2022第一季度政务微博优秀案例

近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微博政务、微热点研究院、铀媒联合发布“2022第一季度政务微博优秀案例”,市委网信办为帮扶村援建的官微账号“@翠峰镇下宝玉村...

为人有度:知人不言尽,责人不苛尽,敬人不卑尽

《中庸》有言:“庸言之谨,有余,不敢尽。”与人相处,贵在有度,知晓进退,这也是中国人自古崇尚的为人处世之道。01知人不言尽,是修养年少时读《红楼梦》,更爱黛玉...

晴雯临死前为什么与宝玉互换内衣?

提起晴雯之死,估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说她自作孽不可活,太张扬了终至自食其果。但更多人认为,晴雯罪不至死,怡红院那么多丫鬟,只有她与宝玉是清清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