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西部高教论坛举办

第五届西部高教论坛7月9日在贵阳举办。论坛以“新时代西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围绕新时代西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新机遇与新挑战、西部高等教育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西部高等教育智库建设等问题进行深入交流与研讨。贵州省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杨勇、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廖承红分别致辞。

北京师范大学洪成文教授认为,将西部高等教育捆绑成一个概念,是制约西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政策瓶颈。要想实施“靶向治疗”,就要将西部的高等教育发展齐步走,分成部分先行。因此,建设高教发展特区是必由之路。

厦门大学教授王洪才认为,东西部高校合作有助于实现高等教育均衡发展战略。东西部高校合作已经经历了前期探索,结出了硕果,但也面临新机遇和新挑战。面临的新机遇:一是东部高校人才过剩局面开始出现,东部高校竞争越来越内卷化;二是东部高校人才迭代形势越来越明显,研究范式转变,国际人才开始替代本土人才,一批中年人才渐感不支,慢慢成为过剩人才;三是西部高校将成为东部过剩人才蓄水池,东部过剩人才在西部高校大有用武之地;四是网络技术为东西部高校提供新机遇。面临的新挑战:一是东西部高校均缺乏对人才成长规律研究;二是传统的人才体制束缚了人才跨区域流动;三是东部高校缺乏人力资源输出的思想准备;四是西部高校缺乏接受东部人才的机制体制。对此,他建议,国家应建设东部人才输送西部高校的财政支持体系;东部高校需建立援助西部高校人才发展计划;西部高校需要建立人才融合发展机制;东西部高校可以广泛建立人才培养合作机制,借助东部高校的课程资源实现课程体系现代化。

北京师范大学胡咏梅教授通过实证研究指出,西部地区高校教师主观幸福感不存在显著的性别、年龄差异,而稳定和谐的婚姻关系、自我感知较好的健康状态与教师的幸福感密切相关。 “双一流”建设高校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非“双一流”建设高校。同时,应发工资水平对高校教师主观幸福感有显著正向影响,基本工资占比和工资期望有显著负向影响,说明提高工资水平、缩小期望与实际工资差距,可以有效提升西部地区高校教师的主观幸福感。

她还发现,个人经济状况差是西部地区高校专任与非专任教师主要压力源之一。对于西部地区高校教师而言,提高工资水平、满足工资期望可以降低教师对工作压力的感知水平,减小工作压力对工作-生活平衡感的负面影响,进而提升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收入对教师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存在性别差异,工作生活平衡感在男教师群体发挥更为重要的中介作用,工作压力在女教师群体发挥更为重要的中介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立国认为,实现西部高等教育振兴,需要站在共同富裕的时代背景下,跳出就教育论教育的理论局限,跳出行政区划为本的视野局限,跳出单纯要求中央政策和发达地区支持的思维局限,把高等教育置于经济发展的总体格局中,建立高等教育与区域经济相互协调的发展格局,建构起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相向而行的高等教育体系。

李立国建议,国家要构建系统的政策支持体系,地方政府要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积极谋划当地高等教育发展。进一步完善高等教育以省级政府统筹为主与中央政府宏观调控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构建与区域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高等教育体系。增强自我“造血”功能,强化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加强高校教师与人才队伍建设,促进东中西部协作发展。由政府主导向高校主体作用转变,由单向援助向双向互动转变,由帮扶协作向全面合作转变。

据悉,本次论坛由贵州财经大学、《重庆高教研究》编辑部、贵州省高等教育学会、西部高等教育研究中心联合主办,贵州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贵州财经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贵州财经大学“学术立校”办公室、《贵州财经大学学报》编辑部承办。(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晋浩天)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