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战狼画手”的他,作品令网友大呼过瘾!

  来源:观察者网

  最近,一位以“战狼画手”自称的网友@乌合麒麟 凭借其具有强大冲击力和话题性的时政画作,令中国网友大呼过瘾。

  因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扼喉致死创作的《敬呼吸》:

  这些作品以丰富的细节,高超的构图和立意,令网友们为之倾倒:

  观察者网对其进行了采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观察者网:一些反华势力经常会用漫画的方式来想办法抹黑中国,但国内却较少看到这些具有强烈冲击力和话题性的反击作品,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乌合麒麟:是的,用漫画作品抹黑中国的实在是太多了,从去年香港系列事件到今年年初疫情再到西方国家甩锅索赔中国,光我见到的就数不胜数了。

  我们这边其实也有很多文娱工作者试图通过漫画,或者音乐的文娱形式进行反击。但是一来他们不是主流,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力;二来反击的形式可能过于隐晦过于客气,所以没有造成广泛共鸣;再者可能也和我们中国人礼貌谦逊的思维方式有关,我们一般习惯于在被抹黑之后去进行澄清和解释,不处于不得已的形势下不会以一种针对性的姿态去反击敌人;还有就是我们文娱圈其实没有广泛形成一种靠作品输出意识形态的习惯,大部分人其实认为作品是不应该具有攻击性的,艺术作品就应该纯粹不沾染杂质,所以可能会有很多很多画的比我好、感染力比我强的画手不会去这么做。

  但我认为传递和输出意识形态其实恰恰是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责任之一。所以我这么做了,而且是抱着抛砖引玉的态度,希望有更多的文艺工作者能善用自身技能去为祖国和人民做一些事情。

  特别是现在这个在西方利用话语权步步紧逼的特殊时期,我认为我们是需要更多传递我们国家和人民意志的文艺作品的。

  我一直以来所强调的就是我的作品不代表任何人,只代表我自己和一些对我作品有共鸣的人对于一些国际时事的看法,所以国内文娱工作者也有一些是因为和我对于时事的理解不同,表达诉求不同,所以没有太多类似的作品出现。

  观察者网:微博上也有一些批评你的声音,作品在社交平台发布,有没有影响到你的生活?

  乌合麒麟:我是个十分喜欢观察的人,我可以非常客观地来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些现象,首先我肯定是获得了大量支持的,经甄选观察后发现,这些声音来自各行各业,年龄偏青年和中年居多,然后他们支持我就是会点赞转发我的微博,包括给我留言或者私信鼓励我之类的。

  质疑的声音也有一些,但这些人并不会过来交流,一般会在一些小团体内进行造谣以及污蔑乃至要采取行动去人肉。我当然对此感到气愤,不过一般来说我通常看不到这些背后的造谣和污蔑行为,很多都是支持者看到了截图给我。我还发现这些人一般都是来自文艺工作领域,很多也是画手,有些还是过去认识的。

  要说影响生活其实也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但是谣言多了影响我的名誉肯定是有的,但是名誉这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有所谓,无论好坏都只是一时而已,真的名誉还是要留给历史来评说。

  观察者网:你在微博上说,有创意想法的朋友不少,但他们会不敢画不敢写,或者创作了也不敢发,是怕网络暴力吗?

  乌合麒麟:从我个人理解来说这是一个主要原因,真的有很多画手私信我表示支持,同时也表示自己想画也不敢画类似的题材,画了之后会可能有很严重的后果,丢工作,被网暴之类的。

  所以我一直在想,这些背后造谣诋毁我的人,人肉我的人,想让我丢工作的人,对现在的我来说他们可能不会影响到我,因为我现在的生活工作还算稳定。但是如果是五六年前的我,应该也是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的,所以我非常理解他们也尊重他们的选择。

  但是我认为这种现象是不对的,是很奇怪的。所以我才会发了一条微博说,我将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撕咬出一些空间,让更多的爱国青年光明正大地表达自己看法。

  观察者网:你说的五六年前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在“抗压”上的变化,是因为大的舆论环境变化,还是你个人条件的改善?

  乌合麒麟:这二者都有很大改变,我自身的改变就是这几年间我自己创办了工作室,虽然本小利薄但是饭碗也算稳当了,并且我自己在画技和对视觉的理解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画得更加准确快速了,同时通过一些作品知道我的人也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我鼓励我,这些都增加了我的抗压能力。

  舆论环境的改变一直是潜移默化的,我从去年关注香港系列事件开始就发现舆论环境已经和五六年前大不相同了,更多的人们开始思考,开始在意真相,也越来越不会被蒙蔽了,而今年疫情中国的成功表现成为了舆论环境的一个巨大拐点,先前无论是唱衰中国抗疫的国内媒体还是西方喉舌都短时间内接连被事实打脸,这无疑增加了国人的自信。

  我认为无论外界环境如何,我们国内是在向着一个很好的方向在发展的,而这个发展必然会带来国内外舆论环境的改变,所有虚假会被揭穿,所有污蔑会自食其果,而真实将留存下来,而疫情只是让这个改变加速发生了而已。

  观察者网:未来会有更多的画手发出声音?

  乌合麒麟:完全可以期待!我对这件事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很多问题,当它被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好转了。人民的信念在与日俱增,所以各个领域传递正能量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团团有话说】第93期

  每个人的学生时代,似乎总有上不完的课和做不完的题。

  可当你有一天真的离开校园,再也不用写作业的时候,

  蓦然回首,你会发现你最怀念的其实还是那段时光。

  你做过哪些奇奇怪怪的作业?和“作业”又有什么爱恨情仇呢,快来和团团说说吧。

  

  扫描图片上的二维码

  定制标准版团旗、团徽,下载团歌

  

  编  辑丨王 珊

  校  对丨高 乐

  校  审丨葛 颖

  值班编委丨张 宇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