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为何民国之后,中国再无大师!不得不说,民国是中国最好的时代之一

后面的视频分析透彻,可以跳过文字,直接看啊!

提起民国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就不能不提到刘文典勇斗蒋介石的故事,这件事可以说是刘文典的“成名”之作。现在从叶新所著《近代学人轶事》(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1月版)将故事抄录在这里。

“1927年8月,刘文典受安徽省政府之聘,到安徽省首府安庆筹办安徽大学。安徽大学开始招生后,他任法学院院长兼预科主任,行校长之职。

第二年,学校发生学生风潮。此时,蒋介石以国民政府首脑的身份来到安庆,召见刘文典。见面时,刘称蒋为“先生”而不称“主席”,引起蒋的不满。蒋要刘交出在学生风潮中闹事的共产党员名单,并严惩罢课学生。刘当面顶了回去,说:“我不知道谁是共产党。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说到激烈处,两人互相拍桌大骂,一个骂“你是学阀”,一个骂“你是新军阀”。蒋介石恼羞成怒,当场打了刘文典两记耳光,并给他定了个“治学不严”的罪名,把他关进了监狱。

此事在全国的教育界、学术界引起了极大震动。安庆的学生举行示威游行,要求“保障人权”、“释放刘文典”。后来,由于国民党元老蔡元培等说情、力保,陈立夫又从中斡旋,蒋才以“即日离皖”为条件,释放了刘文典。”

读完这则故事,我们不能不为刘文典的硬骨头击节叫好,他彰显了中国知识分子独立特行和不畏强权的高贵品质。但是它的意义就仅此而已吗?我们透过它是不是能进一步了解民国社会呢?

民国大师:章太炎

我们这次先看故事的另一个主角——蒋介石。大家请注意,蒋介石因为刘文典称他“先生”不称“主席”而不满。我们思考,他为什么要不满,“先生”和“主席”到底有什么区别?因为“先生”是对普通成年男性的尊称或者是对有学问者的尊称。“主席”是对国民政府最高领导人的官称。显然“主席”比“先生”更能显出蒋介石的权势和高贵身份。喜主席不喜先生,说明“官本位”等级观念在蒋介石脑袋里根深蒂固。后来蒋介石恼羞成怒给刘文典定了个“治学不严”的罪名,把他关进了监狱。大家注意啊,什么叫“定了个”,这又说明什么?说明了蒋介石没有经过法庭审理跨过司法程序,依仗自己的权势随意定罪。这是典型的“人治”而不是“法治”。我们还需要特别注意描写蔡元培和陈立夫的词语,“说情、力保”和“从中斡旋”,这些词语表明他们是通过与老蒋的个人交情来办事,从这个层面来看仍然是十足的“人治”色彩。

陈寅格

老蒋何许人也?国民政府主席,日本留学生。蔡元培,陈立夫,何许人也?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留学欧美。大家请试想,他们都是民国时代的社会精英,学习过国外的民主平等法治先进思想,尚且如此!那么,社会底层的普通群众的思想状况又如何呢?所以我们说,民国社会反封建建法治任重道远。不过我们也应当看到事情另一方面。蒋介石顾忌全国的教育界、学术界的“极大震动”,这说明老蒋的权力多少受到些限制。他把刘文典关进监狱后来释放,并没有一杀了之。这说明他的到底还是有些的胸怀的。刘文典进了监狱,教育界、学术界、学生们能够游行示威,这说明面对强权,社会尚有正义感。大家试想, 如果刘文典的气节没有了社会正义的声援,那是多么孤立无援,恐怕以后再也没有不畏强权的知识分子了!

蒋介石

最后我们把目光锁定在主角刘文典身上。我们要进一步追问,刘文典勇斗蒋介石纯粹是个人行为,还是有深刻的社会背景呢?其实,敢于挑战强权的民国知识分子不止刘文典一人,这样的例子有好多,例如鲁迅状告教育总长章士钊,傅斯年讨伐宋子文、孔祥熙,熊十力写诗戏耍蒋介石等等。所以,我想刘文典敢于勇斗蒋介石除了他个人性格,应该还有深层次的社会背景。那么这个社会背景到底是什么呢?概括说来就是民国时期“教育独立”思潮与实践。

“教育独立的核心,是仿效西方“学术自由,大学自治”模式,力主教育摆脱来自政治的、宗教的种种牵扰,从人类传承智能、谋求发展、完善身心的“终极”高度,达到某种独立运行状态,在一个特殊意义上为民族和国家的文明强盛奠立不拔之基。”

清末,章太炎即提出教育独立的设想:“学校者,使人知识精明,道行坚厉,不当隶政府,惟小学与海陆军学校属之,其他学校皆独立。”

刘师培

蔡元培明确提出:“教育事业应当完全交与教育家,保有独立的资格,毫不受各派政党或各派教会的影响。”因为政党要制造一种特别的群性,抹杀个性,又追求近功,与教育的长远目标不相宜,若将教育权交与政党,政党更迭,教育政策一变再变,教育即难有成效;教会信守教义,妨碍信仰和思想自由,若将教育权交与教会,教育难有活力。他主张仿行外国的大学区制,实施超然独立的教育体制。

胡适说明“教育应该独立”的意见:“其涵义有三:1.现任官吏不得做公、私立大学校长、董事长;更不得滥用政治势力以国家公款津贴所长的学校。2.政治的势力(党派的势力)不得侵入学校。中小学校长的选择与中小学教员的聘任,皆不得受党派势力的影响。3.中央应禁止无知疆吏用他的偏见干涉教育,如提倡小学读经之类。

冯友兰

看完这些,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刘文典说的那句话“我不知道谁是共产党。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其实刘文典正是立足于这个“教育独立”这个大背景下他才能理直气壮的训斥蒋介石。换言之,蒋介石也正是自足“教育独立”这个大背景才没有杀害刘文典。

有人曾感慨民国以后再也没有敢于对抗强权的大师了,刘文典已经成为时代的绝响,成为民国知识分子铁骨铮铮的象征。正所谓“民国之后,再无大师”!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每当这时我们只能感到万分遗憾,被雨打风吹去的何止民国大师!真正被雨打风吹去的是民国以来“教育独立”思潮与实践。社会再没有产生像刘文典这样大师的深厚土壤了。政府再一次把教育纳入行政体系,教育已经成功实现了官僚化。

钱穆

齐白石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