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鸡起舞,祖逖为何北伐失败?

“晋室衰微追何因,八王争权夷狄侵,偏安天子醉歌舞,哪管北南冬与春。壮士击节空慨叹,肉糜岂有复国心,长江浪高祖逖吼,鸡鸣三更志难伸”,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引发五胡乱华,民不聊生。此时中华不乏报国壮士,意图驱除鞑虏,还我山河。祖逖,便是志图恢复的中华勇士之一,闻鸡起舞的故事至今流传。

“五胡乱华”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之一,北方汉人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荼毒,男遭屠杀,女遭淫虐,引发北人纷纷南渡避难。这是一个真正的“吃人时代”,胡人如兽,将汉人称为“两脚羊”:其中老瘦男子称为“饶把火”,妇人名为“不羡羊”,小儿呼为“和骨烂”,皆充作军粮。以汉人为军粮,并非无粮可吃,而是觉得人肉鲜美,由此可见胡人狼性。所谓乱世出英雄,祖逖在众多的北伐豪杰中脱颖而出。

祖逖是对西晋末年形势看得最透的人,祖家是世家大族,世代皆为两千石以上的高官,所以对朝廷动态心里明镜似的。他对晋元帝司马睿曾经进言分析:“晋室之乱,并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藩王争权,自相残杀,给了夷狄可乘之机。如今北地百姓备受蹂躏,都有奋起反击之志。大王如能命将出师,让祖逖等人为统领,江北豪杰必定会望风响应,沦亡人士也会欢欣鼓舞。如此,也许可以申雪国耻”。祖逖分析的对不对呢?晋室衰微确实不是农民起义引起,而是八王之乱与五胡入侵中华引发,但为什么引发八王之乱与五胡乱华呢?说到底还是“皇帝无道”。晋武帝司马炎可说是雄才大略,英明之主,但他的接班人晋惠帝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白痴皇帝,无道昏君,百姓都饿的接近死亡边缘了,他却反问“为何不食肉糜?”,没有粮食吃,为什么不吃肉呢?不是“严重脱离群众”,就是“白痴”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这样的皇帝还不算“无道”的话,试问什么样的人才算“无道昏君”呢?

难道祖逖不知道晋惠帝昏庸无道吗?答案是否定的,祖逖心知肚明。但他总不能对着晋元帝说他的兄弟是个昏君吧,那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所以拍拍马屁,另找其他原因,最后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为上策。就象水浒传中一心想招安的宋江,从来不说皇帝昏庸无道,只说奸臣蒙蔽圣聪一样。祖逖宅心仁厚,且少有建功立业之心,是汉人中少有的英雄好汉。他曾经跟他最好的朋友刘琨说:“如果天下大乱,豪杰并起,你我二人应在中原干出一番事业”。但干事业你得有资本,否则无从谈起。祖逖最大的资本,就是他的才华。史载其有“赞世之才”。赞不是称赞的意思,而是辅佐的意思,祖逖有诸葛亮那样的辅佐才能,但遗憾的是,他没有碰上胸怀大志的刘备,而碰上了晋元帝司马睿。

晋元帝虽然是东晋的开国皇帝,但他却是个圣旨不出宫门的“汉献帝”,大权皆掌握在扶持他上位的王氏家族手中。没有王导与王敦,他无法取得南方士族与北方士族的支持,也就无法当上皇帝。而重用二王,则意味着皇权失落。司马睿也试图反击过,但最后他失败了,失败后的司马睿竟然对王敦说:“你如果想当皇帝,早和我说啊,我把皇位让给你,还当我的琅邪王去。何苦让百姓跟着受苦呢?”,试想,保着这样的傀儡皇帝北伐,祖逖如何能取得成功呢?

阮籍曾经有一句著名的话:“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祖逖也曾试图寻找他命中的“刘备”,以遂诸葛隆中之志。先后效力于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豫章王司马炽等人,东海王司马越、范阳王司马虓、高密王司马略、平昌公司马模等也都曾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事实证明这些王爷没有一个是“得道明君”、真命天子,司马睿虽然无能,但却是个士族们承认的汉人正牌天子,讨逆夷狄,只有以他为大旗,才能一呼百应。祖逖最后选择了司马睿,也是宿命中无奈的选择。

祖逖为什么最后北伐失败?和后世的岳飞一样,没有朝廷强有力的支持是最主要的原因。司马睿本心里是不愿北伐的,因为拥戴他的食肉糜者们没有人愿意北伐,只愿偏安江南,过他们安宁的贵族日子。至于北方的同族同宗们遭胡人荼毒,是不干这些冷漠的士族们什么事的。但西晋天下一统,东晋却只偏安江南,如果不做做北伐样子,难免会伤天下百姓之心。故司马睿权衡利弊,不支持不行,支持太多不行,故最后加封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划拨一千兵马的粮饷、三千匹布帛,让他自募战士、自造兵器,誓师北伐。

祖逖并没有因为司马睿的消极态度而放弃北伐的雄心,朝廷虽未拨给他兵马,但朝廷允许他自造兵器、自募士兵,对他来说这便是最大的支持了。祖逖渡江发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祖逖北伐虽然没有得到朝廷多大支持,却得到了北方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很快招募了一支两千余人的北伐生力军,河南境内的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军阀割据集团皆愿听从祖逖的统一指挥,杀张平,降樊雅,退桃豹、复豫州,与后赵石勒、石虎集团苦战四年有余,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失地。后赵明帝石勒何等厉害,因为祖逖北伐而“不敢窥兵河南”,不得不与祖逖讲和,并斩杀了投降自己的祖逖部将童建以示修好之诚,祖逖用北伐的胜利给东晋与后赵带来了暂时的和平。

朝廷不拨一兵一卒,只凭一道圣旨,却自筹兵马取得了北伐的胜利,祖逖可说是创造了战争史上的神话。祖逖的北伐神威同时也震慑了朝廷的不轨之臣,丞相王导的堂兄王敦一直就有不轨之心,久有谋反之意,但因为有祖逖在,迟迟不敢下手。祖逖直人直性,快人快语,当王敦试探祖逖心意时,祖逖对王敦的使者说:“阿黑怎敢如此放肆!你回去告诉他,让他赶快滚回去。如果迟了,我就带三千兵,溯江而上,赶他回去。”阿黑是王敦的小名,祖逖就是如此蔑视他。王敦是朝中最大的权臣,连晋元帝司马睿都是掌中玩物,但他却忌惮祖逖如此。祖逖生前,不敢谋反。

正当祖逖欲兴平生之志,进军平定河北之时,晋元帝却下圣旨令文臣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出镇合肥。祖逖对于朝廷这一任命非常不满,如果这是皇帝本意,自己刚刚收复河南,正图收复河北,此举有伤忠臣之心;如非皇帝本意,而是奸臣王敦代圣宣旨,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北伐无望。皇帝无能,奸臣当道,竟令祖逖忧愤成疾,不久病死。祖逖死后,他生前收复的河南大片土地又被后赵攻陷,“闻鸡起舞”的北伐竟成南柯一梦。(作者:陆弃、孙玉良)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