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达沃斯 | 数字变革已将金融系统推向拐点?货币、银行、保险和金融稳定怎么办?达沃斯上的牛人这么说

  数字变革正在改变货币、银行以及保险业的未来。

  当地时间1月21日上午,在2020冬季达沃斯论坛“重塑金融和货币体系未来”的分论坛上,与会嘉宾探讨了数字变革对金融行业的影响。

  1

  加密货币

  区块链自诞生就希望重塑金融和货币体系。过去一年,区块链已经对金融和货币体系带来实质性影响,一些区块链系统绕开了SWIFT进行跨境的转账支付。摩根大通的区块链系统连接了全球300多家金融机构,脸书推出的Libra项目则要实现全球最大用户量的没有银行的点对点交易。

  全球最大的原生区块链公司Circle的CEO Jeremy Allaire,是一位对区块链重塑金融关系的激进者,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是孙宇晨去年拍下巴菲特午餐后,邀请赴宴的嘉宾之一。在达沃斯论坛的这场专题讨论中,Jeremy Allaire强调了加密货币和更广泛的金融体系面临的最大问题。

  “如果要将科技、数字化对金融服务业的挑战比作一道拱门,那么之前可以说挑战还处于拱门的很前端,例如机构仅仅是换上了一个新的用户界面,但目前挑战已经来到拱门的最顶点,拐点已至——随着区块链、数字资产、稳定币的崛起,目前数字化已影响到了金融系统的核心——货币发行、流通、使用等。”

  “金融系统不同于通信系统,存在真实的身份和风险问题,但我们必须重新审视这些问题的解决方式——现在是生硬的强制执行机制,最终与国家主权和它们的监管机制捆绑在一起。我们必须寻找在运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遇到身份风险时的全球方案和技术驱动方法。”Allaire说。

  2

  银行

  从非接触式卡到无网点银行,过去十年左右,数字变革使银行管理资金的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

  金融科技的新贵在银行和支付领域逐渐占据了市场份额。例如,截至去年十月,德国炙手可热的网上银行初创公司N26在法国的客户数量突破了100万,超过了汇丰银行在法国的客户。与此同时,传统银行一直在与时俱进,尽管技术创新的速度不同。

  但是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科巴特(Michael Corbat)在论坛上指出,现代和传统的银行的模式不会成为下一个金融科技模式,与此同时也不是所有传统的管理资金途径都会消失。

  “银行面临的挑战是,我们只能按照客户想让我们发展的速度而行动。”

  他强调了年龄差异如何“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互动方式”,并借用他家人的故事来强调银行需要如何服务于各类人群。

  “我经常谈论我的家人,想想我94岁的父亲每天都在午餐时忘记他的银行卡密码,而我的孩子们从不去银行,我和妻子就处于中间位置。银行不能在任何一种方式上走得太远。”Corbat说。

  “银行要做的是要匹配最佳的生活体验。我们的目标不是成为最好的银行,而是我们提供的服务要与客户的期望相匹配。我们不能走得太远而导致我们将客户抛在后面。”

  Corbat强调,所有类型的银行业务都有发展空间,对于传统银行,他们可以采取三管齐下的方式来保持与数字化的相关性——购买新产品;与技术公司和颠覆者合作,引进发明创新;并提供自身优势。

  3

  保险

  尽管数字变革让保险业开启了新时代,但也为该行业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这意味着该行业从业者不得不重新思考整个模式。

  苏黎世保险集团集团首席执行官Mario Greco认为“数字变革彻底改变了保险业,与此同时这也是客户驱动的”。

  Greco表示,之前保险公司的留存率很高,而且几个世纪以来,这个行业都有一定的粘性,客户进出保险公司的成本很高。然而,随着数字革命到来,客户可选择的越来越多,客户粘性急剧下降。这对我们业务的传统可持续性构成了巨大威胁。

  他还指出,现在保险公司提供的服务超出了保险范围,目的是通过增加额外价值来留住客户。

  Greco认为,商业模式的转变对于应对气候风险至关重要,而所需的转变速度也非常重要。根据Greco的说法,价格是关键问题,它可以使保险业变得更加可用,以支持与气候相关的转变,而这正是使世界变得更加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

  4

  金融稳定

  在这场分论坛中,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的女儿金刻羽也发表了她对于数字革命的看法。

  她认为,在新兴市场中,数字服务还没有达到变革或者说颠覆的程度,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在fintech方面拥有一些领先技术非常典型的例子之一。很明显,这个系统帮助了农村地区,帮助了小企业主。数字服务其实带来了社会变化,使人们连接在一起,这也体现了金融包容性。

  金刻羽表示,“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年了,未来我们还会迎接新的危机,上一次危机和我们当时宏观环境的问题是我们缺少国家间的协调。在当今数字化变革以及相互连接的世界里,我们应该怎样做是值得思考的。”

  “目前发达国家中的零利率,加剧了金融不稳定,这将持续很长时间,并且长期需求不足。许多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包括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举个例子,上次金融危机中,美联储与六个发达经济体建立了中央互换额度,但是新兴市场却没有。这是一个需要填补的巨大缺口,像中国、印度、巴西这样的国家,他们没有包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所以当我们谈论数字服务、数字革命时,我们需要考虑金融稳定、各国之间的协调与交流,在当下的环境中,这点看起来并不是很好。”金刻羽说。

  记者 李曦子

  —— / 好文推荐 /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