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大雪小雪又一年

又是下雪了,今年的雪在千呼万唤中终于出来了。她姗姗来迟,不过她还在犹抱琵琶,一大早,星星洒洒旳几丝,敏感的人才偶然发觉感受到,牛毛、花针一样,像极了朱自清笔下的春雨。

一夜无语。她还是说来就来了,突然的让人不容置辩。又是一大早,漫山遍野银装素裹的世界。总觉得昨天还在故乡的小河里嬉戏,捉鱼摸虾,昨天还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撒娇,昨天还在家乡的黄土高坡上歌唱,昨天还伴着夕阳的余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昨天还在冰天雪地里追逐打闹,推雪人,打雪仗。昨天还在上了实冻的大坑上面的冰上打陀螺,昨天还带着家里的那条老黄狗奔跑在雪地里追野兔,昨天还在茫茫雪地里踏着成排的脚印,用树枝写着一幅巨大的狂草。

而今天,感觉只是一刹那间啊,我倒害怕这曾经给我带来无比欢乐的雪了。看着一群群孩子从我身边飞奔而过,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看着一对对年轻的恋人依偎着走在雪地上,听着那偶尔传来的几句情话。猛然,觉得有种羡慕,有种失落,由衷地感慨起来。

雪,飘走了一年。雪,飘来了一年。大雪小雪又一年。当脸上的皱纹一天天地加深,当爸妈那老态龙钟的步子闪现在眼前。我深深的感觉到,人这一辈子不就是在这一片两片三四片的雪花中飘下来,又悄无声息的融化了吗?昨天毕竟过去了,今天也马上成为昨天了。时间都去哪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雪地上,一阵寒风猛然吹来,我裹紧了自己的棉衣,突然,我似乎明白了,假如在春日里准备好了棉衣,那雪花飘飘的季节又该如何呢?(刘文方)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