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下的隐患:从长安十二时辰中张小敬处境来看当时大唐法治崩坏

“十年西域兵,九年不良帅”的张小敬从死囚牢里面被靖安司提调出来,被临时委任为在二十四小时(十二时辰)之内,破获一起针对长安的恐怖暴力行动,如果能立下功劳,那么就算是豁免死罪也未尝不可...张小敬马上很不屑的说,在当下的大唐,还远远达不到可以肆意无视大唐律法的那一步。在电视剧里面,这一段拍摄的与原著不符合,但是却很明显改编得更贴近实际情况。

原著里面不但说是可以给张小敬豁免杀死上司的十恶不赦之逆罪,而且还能给予荣华富贵或者官位,原著里面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有点问题的,靖安司的权限很明显是不足以无视唐律的,从后面元载这个八品小官一纸大理寺的调令要求提调犯人,就让靖安司手忙脚乱一个情节就可以佐证。

那么针对于原著的这种电视剧改编就显得非常的合理了,但也不是说原著的写法就一定存在硬伤,我们也可以从原著里面这番对话可以看得出靖安司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死囚提防着,所有的话完全是建立在靖安司的立场之上,说一句哄骗张小敬也不是不可以的,为原著之后的靖安司始终不能完全信任张小敬、张小敬也对靖安司不能报以全部的信任算得上是提前打好了铺垫,显得也很顺理成章。

在电视剧里面的张小敬犯的罪很难被赦免从张小敬自己嘴里说出来显得非常可信。实际上,在大唐律法之上这种弑杀上官的罪过,确实是属于十恶不赦之列,除非皇帝特赦,否则那都属于逃出生天万无可能的存在。但是,封建社会从来不是什么法治社会,说到底,封建社会还只是一个人治的社会,就如同张小敬自己所说,“大唐还没到那步。”可是,当时的大唐还是张小敬认识的那个大唐吗?被关在牢里的张小敬怎么知道大唐还没到那一步呢?

四大名著里面的《水浒传》对封建社会的很多现象曾进行过无情的批判,李逵这个二愣子在书里面曾经说过一段极有道理的话语“规矩,规矩,若都依得规矩,天下就不乱了!”

这是因为当时柴进这么一个前朝的龙子皇孙被当朝的官员欺压之后,一股子火气的柴进打算去请祖宗传下来的丹书铁券,还是李逵这么一个文盲见识更高,若依得所谓传下来的条纹法规,这天下,究竟是怎么乱的呢?果不其然,在那一章节里面,最后柴进被这些个贪官污吏折磨的求死不能求死不得,所谓的“丹书铁券”,在那些贪官污吏眼里,甚至比不上草纸。

张小敬为什么被下死牢?因为他杀了上司和熊火帮三十多人对吗?他是因为自己的知交好友闻无忌死于熊火那帮歹人手里吗?可他明明是不良帅啊,按照道理他是“五尊阎罗”啊,怎么会用这种放不上台面的招数来收拾这些罪犯呢!他难道不能运用法典,将这些犯罪份子用他心心念念的大唐律法来进行正常流程的司法审判吗?

我们读过原著或者看过电视剧就会发现,闻无忌之死没那么简单,背后牵扯了达官贵人甚至是皇子的利益,就因为这个,张小敬的上司,也就是那个该死的县尉,擅自徇私枉法,知道这个张小敬很不好惹,于是先是把张小敬调离万年县,去外地办什么乱七八糟的案子,又刻意干扰张小敬针对闻无忌之死办案查案,与犯罪分子沆瀣一气,张小敬所念的那种“规矩”(大唐律法),就如同《水浒传》里面柴进心心念念的“规矩”(丹书铁券),又在哪里呢?

张小敬最后选择了自己拿刀去报仇,这其实已经宣告了大唐“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只不过张小敬内心不愿意承认。我们看电视剧里面,看到由周一围饰演的反派“龙波”,这个反派龙波在最近的电视剧里面已经展示出来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他就是这场长安恐怖袭击的主谋,对这么一个角色,我们都憎恨他的阴险和狡诈,同时也好奇为什么这么一个人会对长安的大官如此憎恶。

可是如果看过原著,我们会发现,龙波的遭遇与第八团的“闻无忌”、“张小敬”别无二致,他和张小敬其实本是战友,在当年的那场战争里面幸存的几人之一就也有他,战后述功,他的老友闻无忌做梦都想成为长安人,于是换了份长安的户籍;张小敬想要照顾当年对自己特别照顾的闻无忌,也就是闻队,于是放弃了兵部的骑都尉官职,而选择了可以护佑一方的不良帅;他有了一份吏部正式的告身,于是选择回老家照顾姐姐以及护佑老家的亲族。

在原著里面,想要成为长安人从而得到长安荣光的闻队,死于黑帮拆迁的争斗谋杀之中、想要照顾闻无忌的不良帅张小敬,因为手刃上官且挟持皇子,被关进死囚牢里、龙波,回家之后发现亲姐姐被恶霸强暴致死,数次报官之后反遭官府与地方恶霸勾结,毁掉了龙波视之如生命的老家宅子以及他的吏部告身,还想弄死龙波,这种情况下的龙波,和张小敬一样,拿起了自己的刀子,杀光了那帮贪官污吏。

但龙波走得比张小敬更远,杀光贪官污吏之后的龙波,走遍天下,发现像自己这样的经历的人不知有多少,他将这些和自己一样的苦命人,组织在了一起,命名为“蚍蜉”,“蚍蜉者,微末小民也,可也能给圣明天子一点启发和指导”。

大唐早就不是昔日的那个大唐了,随着这些护佑大唐的人心里所念的那些个在乎的“规矩”被那些恶人摧毁殆尽之后,就如李逵所说,“规矩,规矩,若都依得规矩,天下就不乱了!”在电视剧里面的何监,也是流着泪,对着靖安司司丞李必说,当今的天子已经变了,他现在只知道求仙问药,完全没有当年年轻时候的锐气和贤君之相了。那么,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大唐,既然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大唐了,死牢里的张小敬能救一次长安城,可救不了整个沦落的大唐了。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 })();